一个栗子🌰

成为可以照亮这个世界的大人吧。

【楼诚衍生 谭赵】青春期那点事儿2

太久没写没有手感我好崩溃啊(●′ω`●)

既然你们说都想看那我当然有求必应啊(并不是

抱歉啦实在没有手感所以从草稿箱里找到了一篇谭赵青春期系列 嗯强行刹车且没有3🌝(???

醉酒谭×撩人赵 大家阅读愉快~




warning:未成年 自行车(别把自行车不当车哼!)






赵启平刚上高一,开学不到一个月还没收心,每天放学都野得见不到人,今天和同学去网吧,明天和同学去看电影,反正就是不回家。

谭宗明在公司忙得焦头烂额没时间管他,只能拿接送小孩儿的司机开刀,“又没回家?”

“你是干什么吃的?!”

“明天下午必须把他带回家!”

然而这事难度实在太大。小兔崽子神出鬼没,早上从正门送进去,下午往往从不知道哪里翻墙溜出去,司机站在校门口都堵不到人。

待司机唯唯诺诺给谭宗明解释清楚,后者定会拧着眉毛质问他,“连个高中生都抓不住?”

“我要你有什么用?!”

“我看你是不想要这个月的奖金了!”

司机心里苦。

一天,谭宗明应酬完时间还早,便吩咐司机说回家去,再不管教管教他的小朋友真该翻天了。

然而让谭宗明没想到的是小兔崽子竟然回去得比他还早。

进门时小家伙正窝在沙发上玩手机喝酸奶,60英寸的电视机上播着谭宗明叫不出名字的综艺,主持人聒噪的声音和观众起哄的叫喊声听得他脑壳疼。

然而沙发上的人毫无察觉,小家伙正咬着吸管,手指在屏幕上飞舞,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眉目全是喜色,唇齿间若有若无的奶白色液体看的谭宗明喉咙发干,酒劲似乎也上来了,他莫名火大,声音严厉,“要看电视就好好看电视!把手机收起来!”

沙发上的人一怔,回头看神经病似的瞥他一眼,似乎不明白他刚回来哪来那么大火气,然后若无其事地吸了几口酸奶,站起身拿着手机准备上楼。

谭宗明这才注意到小孩儿还穿着校服,相比于初中的蓝色运动套装,高中的校服更加修身,白色的短袖衬衣妥帖地扎进卡其色的长裤里,腰细的一手都能握住,再配一个黑色的领带,禁欲又性感。

几天不见好像还蹿个子了,美中不足的是依旧没穿拖鞋,白嫩修长的脚趾在黑色的地毯上更显的色气,谭宗明不知道自己脑子里为什么会冒出这些奇奇怪怪的形容词,他喉结上下滑动,半晌问出一句,“你拖鞋呢?”

赵启平头也不回,“在楼上”

谭宗明看他一幅爱理不理的样子就火大,迈了几步跟他一起上楼。

小孩儿冷淡地皱着眉,全然不见刚才玩手机时的好心情,一进门就被谭宗明压在门板上,两人鼻尖贴着鼻尖,谭宗明用气声问,“这么不想见我?”

呼出来的酒气全喷在小孩儿脸上,熏得他忍不住挣扎,皱眉没好气地说“你发什么酒疯?”

然而下一秒谭宗明就吻了上去,舌头撬开小孩儿的牙齿,在他嘴里掀起惊涛骇浪。

赵启平惊愕了一秒便很快接受这种局面,带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两只手也顺从地揽上了男人的脖子,惹得谭宗明吻的更深。

小孩儿嘴里是一股香甜的酸奶味,他忍不住用舌尖舔过小孩儿每一颗牙,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直到赵启平气息不稳地推开他,一瞬间卧室里只有小孩儿粗重的喘息声,谭宗明又笑着压上去,“接吻要用鼻子呼吸”

赵启平比谭宗明矮一头,此刻正靠在门板上眯着眼仰头看他,眼里狡黠的光让谭宗明有种不好的预感,然后他听到小孩儿懒洋洋的声音,“叔叔说得没错,我吻技不好,还要找人多练习才是”

谭宗明被他撩得起火,可偏偏这小兔崽子天不怕地不怕,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谭总头疼,放开怀里的人,走到床边坐下。

温热躯体的骤然抽离让赵启平升起一股空虚,心里莫名恼火,语气又冷了下来,“你还有事吗?”

谭宗明抱臂坐在床边,似笑非笑,孩子就是孩子,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只有撸毛的时候乖巧,放开之后又炸成一只张牙舞爪的小奶猫,想到这里他招招手,“过来”

赵启平一边解领带一边走过去,“干嘛?”

谭宗明看着小孩窝进地毯上的懒人沙发里,翘着脚打开了手机,纤细的脚腕和粉红的脚心都看得他口干舌燥,他强压下心头的邪火,先说正事,“刚上高一还习惯吗?”

说起来这还是赵启平上高中后两人第一次见面。

小孩儿晃着脚盯着手机屏幕,“有什么不习惯的”

“我听小林说你下午经常不回家”

赵启平难得抬眼瞥他一眼,“你不是也不回吗”

谭宗明被噎得没话说,半晌才出声,“我们不一样!我不回家是在给你挣钱,你……你别一天净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

赵启平玩够了手机便随手扔到一边,起身突然蹭进谭宗明怀里,撒娇一般揽着他的脖子在耳边轻轻说,“那……谭叔叔可真是辛苦了……”

温热的气息喷在谭宗明的脖子,清甜的发胶味混着小孩儿的体味钻进他的鼻子。

谭宗明微微一侧就吻到了小孩的脸,他似乎明白一点小孩儿的突然示好,要在平时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推开,然而今天就想放肆一下,于是他顺势将怀里的人压在床上,趁着醉意吻上了他的脖子,双手也不停歇,一边解扣子一边问身下的人,“那你要怎么补偿?”

气声在赵启平耳边炸开,他感觉到男人的手正在解自己胸前的扣子,他有点怕,可这不正是他想要的吗?

谭宗明的唇舌从脖颈往下,掠过胸膛到达肚脐,然后用舌尖轻轻挑逗。

小孩儿在他毫无章法的吻下喘成了一条溺水的鱼,颤抖着声音说,“那……要看谭叔叔想要什么了…啊…”

裤子不知何时被剥下,暴露在空气中的下身让赵启平彻底没了安全感,他在铺天盖地的快感中似乎听到谭宗明低沉的声音

“我想要你。”


——————————end——————————

虽然我也觉得今天应该发一篇楼诚才应景但真的写不出来抱歉啦😟

还有我都不记得什么时候就过了700粉 又有一个点梗的机会啦你们想看森么鸭(*′▽`)

总之 三周年快乐 遇见楼诚和你们真的太好啦☺️

【楼诚衍生 贺陈】闲人免进9-10

 关爱冷cp人人有责  为贺陈添砖加瓦φ(>ω<*)


嘿嘿不要着急 所有的坑我都会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填完的٩(๑❛ᴗ❛๑)۶


字数:3000+


上章回顾点这里

目录点这里


第九章

 

熬过了期末总算迎来了寒假,陈同学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各科都考得不错,经济学竟然也考了八十多分。

 

卷子不是贺老师改的,所以这分数一点水分也没有,陈亦度看着教务网上的数字兴奋得简直想跳起来,天知道他考完有多绝望,贺涵这个王八蛋,考试前不给重点也就算了,竟然一道课本上的原题都没出,亏他考前还把课本上的题做了两遍。

 

他查了成绩后立刻给贺涵打电话炫耀,只可惜贺公子正在开会没接到,后来再回过来时陈亦度的兴奋劲儿早都过去了,两人不咸不淡地聊了两句,贺涵就说要见客户急匆匆挂了电话,陈亦度看着被切断的电话若有所思。

 

一月中旬学生们陆陆续续离校,陈亦度也回家放寒假,约不到贺涵只好和狐朋狗友们天南地北地浪,今天飞纽约明天飞巴黎,日子过得好不快活。

 

曹钟和陈亦度从小一起长大,还没见过陈亦度哪个假期这么野,天南地北地玩就是不愿意回家,他以为陈少爷失恋了,拐弯抹角安慰了几句,听得陈亦度直翻白眼,“放屁,小爷我怎么可能失恋”

 

“那是和厉薇薇吵架了?哎呀别和女孩子一般见识,她们...”

 

“和她没关系,你今天怎么话这么多?今晚酒吧你请客”

 

“哎你怎么不识好人心啊...”

 

 

 

贺涵没骗人,他真的在公司忙得焦头烂额,新官上任三把火,他这第一把火烧得正旺。等他终于结束年前最后一个案子时,寒假已经过去一半了。

 

他翻了翻手机,大家依旧在朋友圈里努力生活着,有出国度假的,有絮絮叨叨描述日常的,也有哭天喊地抱怨加班的。

 

贺涵从来没发过朋友圈,他不需要别人了解他的生活,但陈亦度发,贺涵鬼使神差地点开了陈亦度的头像,惊奇地发现小男生最近一次发竟然是上个月22号,没有配图,只有一句干巴巴的“生日快乐,天天快乐”

 

可能是误会的人太多,小男生在底下给自己评论了一句“不是我的生日哈哈哈 捂脸.jpg”

 

贺涵心跳漏了一拍,这他妈是自己生日啊!

 

那一天干嘛了来着?记不太清了反正就是稀里糊涂地过了,他向来没有过生日的习惯,小时候早早被母亲送出国,一个人在异国他乡生活得艰难极了,哪还有闲心过生日,后来也就不再过了,可陈亦度是怎么知道他生日的?

 

这些都不重要。贺涵赶紧点开小男生的对话框,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谢谢你记得我生日?不行不行,万一是陈亦度的同学和自己同一天生日呢?自作多情多尴尬啊,而且自己没评论没点赞,小男生也压根没提过这事儿。

 

贺涵越想心里越没底,一只手忍不住焦虑地在桌上画圈。

 

其实两人已经很久没发过微信了,前一段时间太忙,小男生总是约不到他,后来也就没再联系,贺公子觉得现在说什么都尴尬,最后思来想去发了一条,“干嘛呢?”

 

然后盯着手机发呆,对方迟迟没有回复,贺涵正盯着手机走神,办公室门被轻轻敲了敲,贺涵清清嗓子,“请进”

 

是唐晶,贺涵藏起心中的失落微微一笑,“你怎么来了?”

 

“听说你刚刚拿下史蒂芬的案子,特地来恭喜你”,唐晶两手撑在他办公桌上,笑得好看极了,“怎么,贺老师不打算给我传授传授经验?”

 

贺涵无语,连轴转了这么久,他现在只想好好吃一顿饭洗个澡睡觉,半个字也不想提工作。

 

可唐晶丝毫不理解,只想尽快从他身上偷师。贺涵在心里叹口气,瞟了眼手机小男生还没有回复,他关掉手机抿了抿嘴角,“走吧,咱们边吃边说?”

 

 

吃饭似打仗。

 

唐晶一向雷厉风行,说话语速也极快,机关枪似的在贺涵耳边发射,贺涵一顿饭没吃上几口,净顾着给她指点迷津了,不知哪一句话点醒了唐小姐,她竟然拿起包包说要立刻回去修改策划,让自己先吃。

 

贺公子彻底没了胃口,也擦擦嘴站起身表示吃好了,唐晶似乎也觉得自己做的不太妥,像以前那样抱着他撒娇,“下次我请你吃饭好不好?等忙完了这阵我就给自己放年假陪你”

 

贺涵拍拍她的手,“先送你回家吧。”

 

贺涵将唐晶送回了家,看着她上了楼然后拿出手机给陈亦度发微信,“地址发过来”

 

刚刚吃饭的时候小男生就给他回复了,只有两个字,“酒吧”

 

贺涵一顿饭吃得郁闷到吐血,于是在回家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和抱着陈亦度狠狠来一炮中间果断选择了后者。

 

没过多久陈亦度就发来了定位,贺涵立刻发动车子扬尘而去。

 

 

一个多月没见,陈亦度好像更瘦了一点,在酒吧五颜六色的灯光下更显得棱角分明,贺涵觉得自己选对了。

 

陈亦度知道他来,已经帮他点好一杯长岛冰茶,传说中的失身酒。

 

贺涵挑挑眉一口闷了,饶是被辛辣的口感刺激的忍不住皱眉咂嘴,还是举起空酒杯对陈亦度说,“味道不错”

 

贺涵在他身边坐下,“怎么就你一个人?”

 

陈亦度没什么表情,“那我应该和谁?”

 

一句话噎得贺涵哑火,今天这一个个都是吃了火药吗,贺涵突然不想再绕弯子,他凑近小男生,在他耳边轻声说“今晚去我那?”

 

陈亦度一愣,淡淡地说,“去酒店吧”

 

贺涵隐隐觉得今晚的陈亦度有点不一样,但还是听他的话开了一家总套。当火热肠壁疯()/狂/()绞/)紧他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有多思念身下的人,陈亦度被他撞的不断往前跑,再被他揪着胳膊抓回来。

 

雄性之间的性/()爱是沉默又暴力的,贺涵一句话也不说专心干着身下的人,陈亦度咬紧牙关不叫出声,却被他凶狠又密集的戳刺逼出了生理性泪水,最后还是忍不住带着哭腔开口求饶,“轻...点儿...”

 

贺涵置若罔闻。

 

结束时贺涵只觉得身心舒畅,压力和焦虑全都消失得干干净净,他餍足躺在陈亦度身边,一只手牢牢地圈住小男生的腰,半梦半醒间似乎听到陈亦度嘶哑的声音,“贺涵,我们分手吧。”



第十章


贺涵这一觉睡得踏实又安稳,酒精和性爱似乎都是上好的助眠剂,等再次醒来时已经天光大亮,旁边没人,甚至连余温也没有,应该是已经走了一段时间了。

 

贺涵揉揉太阳穴,昨晚太累了,都没力气给小男生清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想到这里,贺涵伸手在床头柜摸手机,却摸到了...一沓钱?

 

数了数一共两千,贺涵满脑子问号,这是陈亦度给自己留的钱?好好的为什么要给自己这些钱?

 

他心里隐隐有一个答案,于是立刻拿起手机给陈亦度打电话,却发现小男生给自己留了微信,时间是早上六点多

 

  “贺涵,我们分手吧。

   挺可笑的,其实说这话时我一点底气都没有,你可能从来都没把我当另一半看,是我一直自作多情。

   昨晚算我嫖你,钱我放在你手机旁边了。不过你也可以把这当分手炮,随你便。

   下学期我就要去法国念书了,祝你事业顺利,生活甜蜜,山高路远,愿我们不再相见。”

 

贺涵大脑充血,一时反应不过来,怎么个意思?他这是被分手了?

 

他呆呆地看着手机上的字,脑子里闪过无数个画面,却都是同一个人的脸,生气的开心的动情的...一幕幕场景仿佛就在昨天,贺涵只觉得脑子要爆炸。

 

良久,他勾了勾唇角,果然是露水情缘,谁认真谁傻逼。

 

贺涵放下手机下床,洗澡,刮胡子,吹头发,换衣服,带手表,出门。

 

门“嘭”地被关上,预示着这一段故事已经结束,这家酒店他是不会再来了。

 

 

 

七年后

 

 

湖畔旁,树林边,一栋老式洋房里。

 

带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优雅地靠在沙发上,双腿交叠,声音里带着不满,“你还是这么沉不住气,一点长进都没有。”

 

站在对面的年轻男孩低着头,小声说,“我...我还是想回去看看...”

 

男人不再说话,低头摆弄袖口。

 

这时,另一位年轻男子端着一盘水果走出来,步伐轻快,“来,阿度,吃点水果吧。”

 

又扭头抱怨沙发上的男人,“大哥,你别强迫阿度,他已经长大了!”

 

沙发上的男人轻哼一声,“长大了就不会说这种话”

 

陈亦度将头埋得更低。

 

 

待出了门,曹钟早已在外面在外面等候多时,“和先生说完了?”

 

陈亦度没什么表情,“被他训完了”

 

曹钟没忍住笑出了声,陈亦度一个眼刀便噤了声,“咳咳,那现在回公司吗?”

 

“回家吧,收拾收拾东西,我们尽快出发。”

 

 

 

中国上海。

 

七年的时间,贺振峰重病入院,辰星完完全全交给了贺涵,他走后唐晶顺利升职为比安提合伙人,商场如战场,两人总是会因为所属战壕不同而发生争吵,唐小姐似乎很享受博弈的快感,可贺涵只感觉疲惫。

 

一个大项目,当唐晶像往常一样打算为此争个你死我活时,贺涵主动放弃,然后提出了分手。

 

十年爱情长跑宣布结束,众人纷纷惋惜,骂贺涵眼里只有利益,骂贺涵自私冷漠不念旧情,骂贺涵渣男。贺公子苦笑,他们分手是必然,她的十年也是他的十年。

 

 

觥筹交错的酒会上,贺涵拿着高脚杯游刃有余地周旋在各方人士之间,胡说八道满嘴鬼话却依旧风度翩翩,这才是沪上贺公子。

 

“小贺啊,你是我看着长大的,现在又接手了辰星,张叔要劝你一句,做人做事,还是留一点余地”

 

贺涵端着红酒微微躬身,看起来谦逊极了,“嗯张叔我知道,我不会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的。”

 

“唉,你爸这么一病,担子全压在你身上,我前几天还听说你哥又在到处借钱还高利贷...”

 

贺涵惊讶地反问“什么?”“唉...都怪我...我们兄弟俩一向生分,他竟然宁愿问别人借钱也不来找我...”

 

“唉...你哥...辰星以后还是要靠你”,张叔拍了拍贺涵的肩膀就离开了。

 

贺涵当然知道贺瑞成借高利贷还不上被逼得无路可走,可这关他贺涵什么事?那个败家子上个月还跑到了澳门赌场奢望靠赌走出困境,结果欠了更多的钱,父亲见到他就扬起拐杖要打,母亲对他视而不见,现在贺瑞成连家都不敢回,想到这贺涵惋惜地撇了撇嘴,自作自受。

 

贺涵接手之后辰星业绩一路飘红,比安提都算不上对手。

 

可这几周却频频出问题,短短两周时间三个大单子被抢,还都是同一家公司干的,贺涵拿着秘书小姐送上来的文件看得直皱眉,“这个陈氏什么来头啊?”

 

秘书小姐小心翼翼地开口,“之前是做房地产生意的,最近刚换了一位执行董事,开始涉足投资,对方人脉很广手段强硬,抢走的这几个单子都是我们的老客户。”

 

贺涵挑眉“刚换了执行董事?”

 

“上海金融圈还有我不认识的人吗?”

 

“据说这位执行董事是留过洋的,最近刚从法国回来。”

 

贺涵皱眉,“法国?”“你该不会告诉我他叫陈亦度吧?”

 

秘书小姐惊讶,“贺总您怎么知道?”

 

贺涵轻嗤一声,笑眯眯合上文件,“行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他的小朋友回来了,还给他送了一份大礼。

 

贺涵坐在老板椅上笑得像个馒头人,好久不见啊,陈亦度。

 

——————————tbc——————————

放了假就是佛系写手 缘更吧🌝

暑假快乐^_^

【楼诚101 谭赵】知乎体:和比自己岁数大很多的人谈恋爱是什么感觉?

努力产粮 送谭赵c位出道✌️

人物关系依旧沿用之前的文 养成&监护人 

38岁老谭×21岁小赵的故事 阅读愉快~

字数:2063

目录点这里


知乎体 和比自己岁数大很多的人谈恋爱是什么感觉? 
 
问题:经常看小说 每次看到大叔型的男主对女主的宠溺和保护都会羡慕嫉妒恨嘤嘤嘤 搞得我现在对大叔有种莫名的好感 感觉找不到男朋友了哭哭 :( 所以想来问问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和大叔谈恋爱到底是什么感觉啊?
 
 
沼气瓶: 
 
emmmm闲着没事来写两句好了。 
 
我是一名医学院学生,现在的恋人比我大17岁,就叫他T先生吧。 
 
和T先生谈恋爱最大的感触大概就是在他眼里我永远是个孩子。虽然我明确表示过很多次不喜欢他把我当孩子,但他总是不自觉地宠着我让着我,既是爱人又是老妈子,不喜欢我晚回家,不喜欢我喝酒,不喜欢我和同龄人交往过密,担心自己和我有代沟,然后不知道哪看来的土味情话全是我小学就玩过的... 
 
和他在一起的时光都很美好,但我最怀念的还是高考那年。那时候我们还没有确定关系,就是相互喜欢,我沉不住气,给他告白然后失败了,T先生当时说要等我高考之后再来说这些事,虽然知道他说得对,但我那时候还是很难过,他可能也有点心疼我吧,那段时间殷勤极了,晚上给我送牛奶,早上帮我抓头发,有空就来接我放学,不允许我熬夜看书还说什么学习没有健康重要...说起来,T先生在学习上真的对我挺松的,从来没有因为成绩的事说过我,高考之前还带我去了趟美国(现在想想也是心大...
哦对,高考刚结束我俩就确定关系了,所以我觉得他完全是装大尾巴狼,估计也是憋得够呛。 
 
和年龄大一点儿的人谈恋爱好的一点是只要吵架绝对是他先认错。毕竟比我大那么多,知道让着我。我从小没怎么和父母在一起生活过,所以极度缺乏安全感,不喜欢暴露自己的情绪,属于外冷内热型,在不熟的人面前很高冷,但关系好的都知道其实我幼稚又毒舌,和T先生吵架时候简直可以称得上恶毒了,经常把他气到说不出话。但他向来都是默默调整自己,收下我所有的坏情绪然后给我顺毛。所以每次吵架,都是他先认错,其实很多时候爱人之间吵架,谁对谁错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的态度,真正爱你的人是愿意包容你所有错误的。 
 
不好的一点大概是真的会有代沟,T先生有时候就极其不解风情,比如520零点的时候我给他表白,他会特别生气地质问我为什么还不睡觉,然后给我科普一大堆熬夜的危害...而且,千万不要用一些很露骨的表情包撩他们,他们会当真的,别问我怎么知道。 
 
洋洋洒洒写了这么多,其实我觉得爱情这种东西还是要看感觉,我也不是因为T先生比我大17岁才爱他的,我只是恰好爱了一个比我大17岁的T先生。

 
 
 
哈哈哈没想到这么多人对我俩的故事感兴趣呢...谢谢大家这么捧场,评论我就不挨个回了,再讲点我俩的故事吧。 
 
因为家庭变故,T先生在我九岁那年收养了我,但年龄不够,所以他并不是我的法定监护人,只是我们一直生活在一起。 
 
其实小学我对他印象不是很深刻,他是生意人,现在也在经营一家上市公司,那时他很忙,不怎么回家,但他对我很好,虽然不经常出现但还是将我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那时他只是一位照顾我衣食住行的叔叔。 
 
我上了初中之后变得叛逆,那几年我们常常吵架,可能因为他是商人吧,所以生气的时候总是不怒自威,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一句他生气的时候真的很可怕,有一次我在他办公室打游戏,看见他冲一个经理发火,其实他什么也没说,就是绷紧了嘴角皱着眉头,把手里的文件啪地扔到经理身上,我去太吓人了好吗,我明显看到那个人抖了一下,然后我默默地关掉了游戏音效... 
 
跑题了...那几年我们吵架一般都是因为我在学校调皮捣蛋,然后老师找他谈话,他再回家找我谈话... 
之前说过了,我没有父母,那几年他又经常不在家,我想他了就只能用这种方式见他,起码能和他吃顿饭,然后在书房里被他约谈... 
他从来没打过我,每次约谈一般都是问问我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做,然后我编个差不多的理由糊弄一下就过去了,他给我说过他理解我,因为他初中的时候也不是省油的灯,所以抽烟逃课打架早恋...啧…好像只有早恋那一次把我凶哭了... 
 
那时候我可能有一点喜欢他了,毕竟他有能力有权利还精明腹黑对我好,我从小对家没什么概念,是他给了我一个家。 
 
后来上了高中,他公司稳定下来了,我也长大了,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和对方在一起,我越发觉得他迷人有魅力,他也渐渐被我吸引,现在回想起来高中三年真的很美好,虽然我们都没有名分,但那种朦朦胧胧又带着点不确定的感觉真是太迷人了。 
 
评论里有人问我一辈子就认认真真谈过这一次恋爱不觉得遗憾吗,我想了想,真的不遗憾,T先生已经让我看见了爱情所有的样子,我很知足。 
 
关于T先生有没有过女朋友睡没睡过女明星,女朋友貌似没有,但睡没睡过...我只知道他没在我面前睡过,一会我得去好好问问他:) 
 
至于你们问的我是不是同性恋。嗯怎么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喜欢的是T先生。 
 
最后偷偷爆料一下,T先生最近中年发福,而我又是吃不胖的体质,刺激得他没事就去健身房窝着,可能是一个人太寂寞了,他非说我瘦骨伶仃而且肌肉线条不好看,拉着我一块泡健身房...结果...我要真诚地建议你们千万不要和爱人一起去健身房,尤其是自控力低的。 
像T先生这种没有自控力的,或许...你们知道那些器械有多硌得慌吗? 
我太知道了。 
不过好的一点是他还真的瘦了...嗯我瘦得更多。 
 
嘿嘿不说啦T先生叫我陪他去健身房啦~ 
 
 
 
 

微信小剧场之后续👀

平平委屈 撩完就跑果然是要被cao的🙂

赵•日常作妖•启平

平平说啦 撩完就跑真刺激✌️

【楼诚衍生 谭赵】番外之关于考研这件事

只有肉渣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被屏蔽:)


本来只是想开一辆车…鬼知道我写了些什么(´°̥̥̥̥̥̥̥̥ω°̥̥̥̥̥̥̥̥`) 


有人点梗吗我真的太想搞谭赵了 谭赵不红天理难容嘤嘤嘤ಥ_ಥ


突然想起来上一次好像有人留言问我凌李那篇还写不写我是不是忘了回啊???


不会坑的都不会坑的 所有的坑我都会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填完的🌝


阻碍真的太多了比如我最近在纠结要接着写凌李还是贺陈的时候因为101毫不犹豫的搞起了谭赵🙂


默念12220818遍我真的不会坑的✌️


发一些奇奇怪怪的脑洞🌝

未来一段时间要专心搞谭赵了hhh

扛起谭赵大旗冲啊ヽ(*´Д`*)ノ

我终于能发图片了🌝 小机灵鬼平平送给大家^_^

明天就高考了诶 我当年考试之前失眠了一整晚来着😂 所以不说别的了 希望大家好好吃饭 好好睡觉 好好答题✌️

【楼诚衍生 谭赵】青春期那点事儿

祝大家儿童节快乐>ㅂ<

应景地写了青春期小赵 不知道有没有后文ಥ_ಥ

阅读愉快~



赵启平刚上初一。

初中的男孩子总是幼稚又桀骜,到了叛逆期,渴望被关注又害怕被关注,赵启平也不例外。

好在谭宗明脾气温和,再加上对养子有不一样的情愫,所以不跟他一般见识,只要不触碰底线,他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没养过孩子的谭总怎么知道,小孩儿需要的不是纵容而是关注啊。

15岁的赵启平已经知道父母的事,从各个地方听来的零散信息不难拼出一个完整的故事,但谭宗明没跟他提过这件事,他也从来不问,可能是小孩子心软,舍不得责怪这个突然闯入自己生命的男人。

晟煊还在上升期,谭宗明少不了没完没了的出差和应酬,赵启平已经很久没有见他了。

让小孩儿有点郁闷的是,谭宗明即使不出现也能将他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上下学有司机,回家有管家和厨师,更别说周末出去也安排人偷偷跟着。

时值盛夏,赵启平穿着背心短裤翘着脚在床上刷手机,看起来漫不经心其实一肚子坏水,谭宗明个王八蛋,说失踪就失踪,连个电话都没有,越想越气,赵启平忿忿地抱起放在床头柜西瓜挖了一大口,是时候搞点事情了。

没过几天,谭宗明果然被请进了老师办公室。

一进去就看见赵启平规规矩矩地站在墙角,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好像还染了暗红色的头发?

谭宗明觉得几天不见小孩儿又蹿个子了,只是校服看起来空荡荡的,他皱眉,是不是得找厨师谈谈了?越养越瘦可得扣工资啊。

小孩儿见他进来了依旧是一脸的无所畏惧,谭宗明看他那样子就知道没出大事。

赵启平骨子里不是坏学生,不过这两年越来越皮了倒也是真的,经常把自己气得脑袋发懵。

思及此,谭宗明扯出一个谈生意时用的标准微笑,“老师您好,我是赵启平的监护人”

老师对谭宗明并不陌生,学校的大股东,经常和校长一起视察工作,她拉过一个凳子,客气地说,“谭总请坐”“我知道您日理万机,但今天请您过来真的是有非常重要的事和您反映”

“不敢不敢,没有什么事比得上孩子的教育”

其实真的不是什么大事。

赵启平是大家公认的颜值担当,有小女生送情书啊送零食啊早都见怪不怪了,可问题就是这次送小礼物的是一位高三学姐,赵启平不仅收了人家的东西,还和学姐礼尚往来出双入对,一时间学校里谣言四起,可当事人之一的赵启平没有一点自觉性,据说因为这事学姐的家长还找到学校来了,要求整顿校风。

赵启平嘴硬,被请到办公室也矢口否认,只说俩人是好朋友,还反问老师难道男生和女生之间只有恋爱关系吗?

班主任也是个年轻人,知道这种事本来就定义模糊,但年级主任都放话了,她也不能假装不知道啊。

要怪就怪赵启平没有一碗水端平,要收就都收,要不收就都不收,有的收有的不收迟早后宫起火。

谭宗明了解了来龙去脉之后十分无语,都他妈高三了还不好好学习来勾搭小学弟?这也没必要考了收拾收拾准备复读吧。他显然没意识到自家的小妖精有多勾人。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谭宗明仍认认真真听了一个多小时老师的悉心教诲,并再三保证回去会和赵启平好好谈谈,将所有不成熟的想法都扼杀在摇篮中。

赵启平乖乖跟在他屁股后面出了学校,一上车就原形毕露,翘着二郎腿玩手机,心情好得不得了。

也是,能不好吗?停课三天,和周末连起来等于有五天假,还见了失踪大半个月的人,看着谭宗明低眉顺眼挨训的脸,他掐了好几下大腿才没笑出声。

谭宗明本来觉得问题不在赵启平身上,可看见小孩儿吊儿郎当事不关己的样子就来气,他轻咳一声,“你不打算说点什么?”

赵启平干脆蹬了鞋靠在椅背上,瞥他一眼,“说什么?”

谭宗明一愣,就听见小孩儿继续说,“你要不信我,我解释了也没用,你要相信我,我就不用解释。”

谭宗明被噎个半死,他看见后视镜里司机憋笑憋得辛苦,伸出手指点点他,威胁到,“回家再跟你算账。”


吃完晚饭后谭宗明就一头钻进书房,今天开会开到一半就被请到学校,一堆事都没处理。

待他处理完又洗了澡,一进卧室就看见赵启平端着一杯牛奶坐在床上,看见他出来就急着咽下嘴里的牛奶梗着脖子先发制人,“你不是说要找我算账吗?”

谭宗明楞了一下又继续擦头发,“你不是说我要是信你就不用解释吗?”

小孩儿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端着牛奶坐在床上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嘴角一圈牛奶胡子配上傻乎乎的表情,谭宗明当下就想把他压在床上吻个够。

谭宗明压下心里的邪火,走过去轻轻揉了揉小孩儿毛茸茸的头发,笑着说,“回去睡觉吧,我相信你。”

赵启平耷拉着脑袋坐在床上不挪窝,谭宗明接过空了的杯子放在床头柜,上床后盘腿坐在他对面,“好吧,你想说什么?”

赵启平终于抬头看他,少年黑白分明的鹿眼盯得谭宗明心里痒痒,正想开口哄哄就听见小孩儿一本正经地说,“她的确喜欢我,但我不喜欢她”
“本来说好了做朋友,谁知道她成绩下降那么厉害,关我什么事”

谭宗明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早就猜到是这样,于是他像哄孩子一样,“我知道我知道,小赵同学长得这么好看,别说学姐了,学长也不一定把持得住啊”

小孩儿被他夸得不好意思,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哎对了,我听管家说你上一次月考考的不错?想要什么奖励?”

不提还好,一提这茬赵启平就来气,这马上都该期末考了,想起来月考的奖励了?

“什么也不要”

谭宗明挑眉,这发的哪门子脾气,他问,“真的?”

又凑近了低声说,“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啊,确定不要?”

温热的吐息轻轻拂过小孩儿的脸颊,赵启平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吸一口气,猛地扑到谭宗明怀里。

后者毫无防备,被他在床上压了个结结实实,谭宗明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了,这是要翻天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自己还是头一回被别人压在身下,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趴在身上的人就抬头坏笑着说,“叔叔既然非要奖励,那就奖励我和你一起睡觉吧”

谭宗明总算明白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小孩儿单薄的身子没什么分量,甚至还有点硌手,但就是让他乱了阵脚,他皱眉,硬邦邦地把小孩儿扯下去,“睡觉就老老实实睡觉!”

赵启平把自己卷进被子笑得好不得意。

半晌,谭宗明听见小孩儿绵长的呼吸才舒了一口气。

他郁闷得要死,明明满脑子都是不可描述,却还要维持长辈的威严,他压根儿不敢开口问这个睡觉到底是怎么睡。

他叹一口气轻轻把背对着自己的小孩儿拦腰搂进怀里,熟睡的人不着痕迹地勾了勾唇角,不舒服地动了动,嘴里哼哼唧唧不知道在说什么,一个转身就滚进了谭宗明怀里。

一夜好梦。

——————————end——————————

想做一个小调查 有多少人是因为谭赵才关注的我啊ಥ_ಥ

最初开始写文就是因为谭赵 说谭赵是初心一点也不假 所以最近又蠢蠢欲动想要写小赵初中的事 你们想看吗…

不过肯定和之前那篇谭赵是一样的人物设定 大概就是叛逆期小赵×熊孩子家长老谭的故事?

微信小剧场之……我也不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日常是什么鬼:)

破六百粉了 还有人点梗吗😉

之前有人说想看楼总炸厨房 如果没人点的话我就写这个了?

感觉你们都很好养啊每次我写什么看什么从来都不点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