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栗子🌰

成为可以照亮这个世界的大人吧。

【楼诚衍生 贺陈】闲人免进9-10

 关爱冷cp人人有责  为贺陈添砖加瓦φ(>ω<*)


嘿嘿不要着急 所有的坑我都会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填完的٩(๑❛ᴗ❛๑)۶


字数:3000+


上章回顾点这里

目录点这里


第九章

 

熬过了期末总算迎来了寒假,陈同学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各科都考得不错,经济学竟然也考了八十多分。

 

卷子不是贺老师改的,所以这分数一点水分也没有,陈亦度看着教务网上的数字兴奋得简直想跳起来,天知道他考完有多绝望,贺涵这个王八蛋,考试前不给重点也就算了,竟然一道课本上的原题都没出,亏他考前还把课本上的题做了两遍。

 

他查了成绩后立刻给贺涵打电话炫耀,只可惜贺公子正在开会没接到,后来再回过来时陈亦度的兴奋劲儿早都过去了,两人不咸不淡地聊了两句,贺涵就说要见客户急匆匆挂了电话,陈亦度看着被切断的电话若有所思。

 

一月中旬学生们陆陆续续离校,陈亦度也回家放寒假,约不到贺涵只好和狐朋狗友们天南地北地浪,今天飞纽约明天飞巴黎,日子过得好不快活。

 

曹钟和陈亦度从小一起长大,还没见过陈亦度哪个假期这么野,天南地北地玩就是不愿意回家,他以为陈少爷失恋了,拐弯抹角安慰了几句,听得陈亦度直翻白眼,“放屁,小爷我怎么可能失恋”

 

“那是和厉薇薇吵架了?哎呀别和女孩子一般见识,她们...”

 

“和她没关系,你今天怎么话这么多?今晚酒吧你请客”

 

“哎你怎么不识好人心啊...”

 

 

 

贺涵没骗人,他真的在公司忙得焦头烂额,新官上任三把火,他这第一把火烧得正旺。等他终于结束年前最后一个案子时,寒假已经过去一半了。

 

他翻了翻手机,大家依旧在朋友圈里努力生活着,有出国度假的,有絮絮叨叨描述日常的,也有哭天喊地抱怨加班的。

 

贺涵从来没发过朋友圈,他不需要别人了解他的生活,但陈亦度发,贺涵鬼使神差地点开了陈亦度的头像,惊奇地发现小男生最近一次发竟然是上个月22号,没有配图,只有一句干巴巴的“生日快乐,天天快乐”

 

可能是误会的人太多,小男生在底下给自己评论了一句“不是我的生日哈哈哈 捂脸.jpg”

 

贺涵心跳漏了一拍,这他妈是自己生日啊!

 

那一天干嘛了来着?记不太清了反正就是稀里糊涂地过了,他向来没有过生日的习惯,小时候早早被母亲送出国,一个人在异国他乡生活得艰难极了,哪还有闲心过生日,后来也就不再过了,可陈亦度是怎么知道他生日的?

 

这些都不重要。贺涵赶紧点开小男生的对话框,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谢谢你记得我生日?不行不行,万一是陈亦度的同学和自己同一天生日呢?自作多情多尴尬啊,而且自己没评论没点赞,小男生也压根没提过这事儿。

 

贺涵越想心里越没底,一只手忍不住焦虑地在桌上画圈。

 

其实两人已经很久没发过微信了,前一段时间太忙,小男生总是约不到他,后来也就没再联系,贺公子觉得现在说什么都尴尬,最后思来想去发了一条,“干嘛呢?”

 

然后盯着手机发呆,对方迟迟没有回复,贺涵正盯着手机走神,办公室门被轻轻敲了敲,贺涵清清嗓子,“请进”

 

是唐晶,贺涵藏起心中的失落微微一笑,“你怎么来了?”

 

“听说你刚刚拿下史蒂芬的案子,特地来恭喜你”,唐晶两手撑在他办公桌上,笑得好看极了,“怎么,贺老师不打算给我传授传授经验?”

 

贺涵无语,连轴转了这么久,他现在只想好好吃一顿饭洗个澡睡觉,半个字也不想提工作。

 

可唐晶丝毫不理解,只想尽快从他身上偷师。贺涵在心里叹口气,瞟了眼手机小男生还没有回复,他关掉手机抿了抿嘴角,“走吧,咱们边吃边说?”

 

 

吃饭似打仗。

 

唐晶一向雷厉风行,说话语速也极快,机关枪似的在贺涵耳边发射,贺涵一顿饭没吃上几口,净顾着给她指点迷津了,不知哪一句话点醒了唐小姐,她竟然拿起包包说要立刻回去修改策划,让自己先吃。

 

贺公子彻底没了胃口,也擦擦嘴站起身表示吃好了,唐晶似乎也觉得自己做的不太妥,像以前那样抱着他撒娇,“下次我请你吃饭好不好?等忙完了这阵我就给自己放年假陪你”

 

贺涵拍拍她的手,“先送你回家吧。”

 

贺涵将唐晶送回了家,看着她上了楼然后拿出手机给陈亦度发微信,“地址发过来”

 

刚刚吃饭的时候小男生就给他回复了,只有两个字,“酒吧”

 

贺涵一顿饭吃得郁闷到吐血,于是在回家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和抱着陈亦度狠狠来一炮中间果断选择了后者。

 

没过多久陈亦度就发来了定位,贺涵立刻发动车子扬尘而去。

 

 

一个多月没见,陈亦度好像更瘦了一点,在酒吧五颜六色的灯光下更显得棱角分明,贺涵觉得自己选对了。

 

陈亦度知道他来,已经帮他点好一杯长岛冰茶,传说中的失身酒。

 

贺涵挑挑眉一口闷了,饶是被辛辣的口感刺激的忍不住皱眉咂嘴,还是举起空酒杯对陈亦度说,“味道不错”

 

贺涵在他身边坐下,“怎么就你一个人?”

 

陈亦度没什么表情,“那我应该和谁?”

 

一句话噎得贺涵哑火,今天这一个个都是吃了火药吗,贺涵突然不想再绕弯子,他凑近小男生,在他耳边轻声说“今晚去我那?”

 

陈亦度一愣,淡淡地说,“去酒店吧”

 

贺涵隐隐觉得今晚的陈亦度有点不一样,但还是听他的话开了一家总套。当火热肠壁疯()/狂/()绞/)紧他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有多思念身下的人,陈亦度被他撞的不断往前跑,再被他揪着胳膊抓回来。

 

雄性之间的性/()爱是沉默又暴力的,贺涵一句话也不说专心干着身下的人,陈亦度咬紧牙关不叫出声,却被他凶狠又密集的戳刺逼出了生理性泪水,最后还是忍不住带着哭腔开口求饶,“轻...点儿...”

 

贺涵置若罔闻。

 

结束时贺涵只觉得身心舒畅,压力和焦虑全都消失得干干净净,他餍足躺在陈亦度身边,一只手牢牢地圈住小男生的腰,半梦半醒间似乎听到陈亦度嘶哑的声音,“贺涵,我们分手吧。”



第十章


贺涵这一觉睡得踏实又安稳,酒精和性爱似乎都是上好的助眠剂,等再次醒来时已经天光大亮,旁边没人,甚至连余温也没有,应该是已经走了一段时间了。

 

贺涵揉揉太阳穴,昨晚太累了,都没力气给小男生清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想到这里,贺涵伸手在床头柜摸手机,却摸到了...一沓钱?

 

数了数一共两千,贺涵满脑子问号,这是陈亦度给自己留的钱?好好的为什么要给自己这些钱?

 

他心里隐隐有一个答案,于是立刻拿起手机给陈亦度打电话,却发现小男生给自己留了微信,时间是早上六点多

 

  “贺涵,我们分手吧。

   挺可笑的,其实说这话时我一点底气都没有,你可能从来都没把我当另一半看,是我一直自作多情。

   昨晚算我嫖你,钱我放在你手机旁边了。不过你也可以把这当分手炮,随你便。

   下学期我就要去法国念书了,祝你事业顺利,生活甜蜜,山高路远,愿我们不再相见。”

 

贺涵大脑充血,一时反应不过来,怎么个意思?他这是被分手了?

 

他呆呆地看着手机上的字,脑子里闪过无数个画面,却都是同一个人的脸,生气的开心的动情的...一幕幕场景仿佛就在昨天,贺涵只觉得脑子要爆炸。

 

良久,他勾了勾唇角,果然是露水情缘,谁认真谁傻逼。

 

贺涵放下手机下床,洗澡,刮胡子,吹头发,换衣服,带手表,出门。

 

门“嘭”地被关上,预示着这一段故事已经结束,这家酒店他是不会再来了。

 

 

 

七年后

 

 

湖畔旁,树林边,一栋老式洋房里。

 

带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优雅地靠在沙发上,双腿交叠,声音里带着不满,“你还是这么沉不住气,一点长进都没有。”

 

站在对面的年轻男孩低着头,小声说,“我...我还是想回去看看...”

 

男人不再说话,低头摆弄袖口。

 

这时,另一位年轻男子端着一盘水果走出来,步伐轻快,“来,阿度,吃点水果吧。”

 

又扭头抱怨沙发上的男人,“大哥,你别强迫阿度,他已经长大了!”

 

沙发上的男人轻哼一声,“长大了就不会说这种话”

 

陈亦度将头埋得更低。

 

 

待出了门,曹钟早已在外面在外面等候多时,“和先生说完了?”

 

陈亦度没什么表情,“被他训完了”

 

曹钟没忍住笑出了声,陈亦度一个眼刀便噤了声,“咳咳,那现在回公司吗?”

 

“回家吧,收拾收拾东西,我们尽快出发。”

 

 

 

中国上海。

 

七年的时间,贺振峰重病入院,辰星完完全全交给了贺涵,他走后唐晶顺利升职为比安提合伙人,商场如战场,两人总是会因为所属战壕不同而发生争吵,唐小姐似乎很享受博弈的快感,可贺涵只感觉疲惫。

 

一个大项目,当唐晶像往常一样打算为此争个你死我活时,贺涵主动放弃,然后提出了分手。

 

十年爱情长跑宣布结束,众人纷纷惋惜,骂贺涵眼里只有利益,骂贺涵自私冷漠不念旧情,骂贺涵渣男。贺公子苦笑,他们分手是必然,她的十年也是他的十年。

 

 

觥筹交错的酒会上,贺涵拿着高脚杯游刃有余地周旋在各方人士之间,胡说八道满嘴鬼话却依旧风度翩翩,这才是沪上贺公子。

 

“小贺啊,你是我看着长大的,现在又接手了辰星,张叔要劝你一句,做人做事,还是留一点余地”

 

贺涵端着红酒微微躬身,看起来谦逊极了,“嗯张叔我知道,我不会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的。”

 

“唉,你爸这么一病,担子全压在你身上,我前几天还听说你哥又在到处借钱还高利贷...”

 

贺涵惊讶地反问“什么?”“唉...都怪我...我们兄弟俩一向生分,他竟然宁愿问别人借钱也不来找我...”

 

“唉...你哥...辰星以后还是要靠你”,张叔拍了拍贺涵的肩膀就离开了。

 

贺涵当然知道贺瑞成借高利贷还不上被逼得无路可走,可这关他贺涵什么事?那个败家子上个月还跑到了澳门赌场奢望靠赌走出困境,结果欠了更多的钱,父亲见到他就扬起拐杖要打,母亲对他视而不见,现在贺瑞成连家都不敢回,想到这贺涵惋惜地撇了撇嘴,自作自受。

 

贺涵接手之后辰星业绩一路飘红,比安提都算不上对手。

 

可这几周却频频出问题,短短两周时间三个大单子被抢,还都是同一家公司干的,贺涵拿着秘书小姐送上来的文件看得直皱眉,“这个陈氏什么来头啊?”

 

秘书小姐小心翼翼地开口,“之前是做房地产生意的,最近刚换了一位执行董事,开始涉足投资,对方人脉很广手段强硬,抢走的这几个单子都是我们的老客户。”

 

贺涵挑眉“刚换了执行董事?”

 

“上海金融圈还有我不认识的人吗?”

 

“据说这位执行董事是留过洋的,最近刚从法国回来。”

 

贺涵皱眉,“法国?”“你该不会告诉我他叫陈亦度吧?”

 

秘书小姐惊讶,“贺总您怎么知道?”

 

贺涵轻嗤一声,笑眯眯合上文件,“行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他的小朋友回来了,还给他送了一份大礼。

 

贺涵坐在老板椅上笑得像个馒头人,好久不见啊,陈亦度。

 

——————————tbc——————————

放了假就是佛系写手 缘更吧🌝

暑假快乐^_^

评论(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