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栗子🌰

楼诚cp粉 东凯双担粉:)

【楼诚衍生 谭赵】青春期那点事儿

祝大家儿童节快乐>ㅂ<

应景地写了青春期小赵 不知道有没有后文ಥ_ಥ

阅读愉快~



赵启平刚上初一。

初中的男孩子总是幼稚又桀骜,到了叛逆期,渴望被关注又害怕被关注,赵启平也不例外。

好在谭宗明脾气温和,再加上对养子有不一样的情愫,所以不跟他一般见识,只要不触碰底线,他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没养过孩子的谭总怎么知道,小孩儿需要的不是纵容而是关注啊。

15岁的赵启平已经知道父母的事,从各个地方听来的零散信息不难拼出一个完整的故事,但谭宗明没跟他提过这件事,他也从来不问,可能是小孩子心软,舍不得责怪这个突然闯入自己生命的男人。

晟煊还在上升期,谭宗明少不了没完没了的出差和应酬,赵启平已经很久没有见他了。

让小孩儿有点郁闷的是,谭宗明即使不出现也能将他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上下学有司机,回家有管家和厨师,更别说周末出去也安排人偷偷跟着。

时值盛夏,赵启平穿着背心短裤翘着脚在床上刷手机,看起来漫不经心其实一肚子坏水,谭宗明个王八蛋,说失踪就失踪,连个电话都没有,越想越气,赵启平忿忿地抱起放在床头柜西瓜挖了一大口,是时候搞点事情了。

没过几天,谭宗明果然被请进了老师办公室。

一进去就看见赵启平规规矩矩地站在墙角,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好像还染了暗红色的头发?

谭宗明觉得几天不见小孩儿又蹿个子了,只是校服看起来空荡荡的,他皱眉,是不是得找厨师谈谈了?越养越瘦可得扣工资啊。

小孩儿见他进来了依旧是一脸的无所畏惧,谭宗明看他那样子就知道没出大事。

赵启平骨子里不是坏学生,不过这两年越来越皮了倒也是真的,经常把自己气得脑袋发懵。

思及此,谭宗明扯出一个谈生意时用的标准微笑,“老师您好,我是赵启平的监护人”

老师对谭宗明并不陌生,学校的大股东,经常和校长一起视察工作,她拉过一个凳子,客气地说,“谭总请坐”“我知道您日理万机,但今天请您过来真的是有非常重要的事和您反映”

“不敢不敢,没有什么事比得上孩子的教育”

其实真的不是什么大事。

赵启平是大家公认的颜值担当,有小女生送情书啊送零食啊早都见怪不怪了,可问题就是这次送小礼物的是一位高三学姐,赵启平不仅收了人家的东西,还和学姐礼尚往来出双入对,一时间学校里谣言四起,可当事人之一的赵启平没有一点自觉性,据说因为这事学姐的家长还找到学校来了,要求整顿校风。

赵启平嘴硬,被请到办公室也矢口否认,只说俩人是好朋友,还反问老师难道男生和女生之间只有恋爱关系吗?

班主任也是个年轻人,知道这种事本来就定义模糊,但年级主任都放话了,她也不能假装不知道啊。

要怪就怪赵启平没有一碗水端平,要收就都收,要不收就都不收,有的收有的不收迟早后宫起火。

谭宗明了解了来龙去脉之后十分无语,都他妈高三了还不好好学习来勾搭小学弟?这也没必要考了收拾收拾准备复读吧。他显然没意识到自家的小妖精有多勾人。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谭宗明仍认认真真听了一个多小时老师的悉心教诲,并再三保证回去会和赵启平好好谈谈,将所有不成熟的想法都扼杀在摇篮中。

赵启平乖乖跟在他屁股后面出了学校,一上车就原形毕露,翘着二郎腿玩手机,心情好得不得了。

也是,能不好吗?停课三天,和周末连起来等于有五天假,还见了失踪大半个月的人,看着谭宗明低眉顺眼挨训的脸,他掐了好几下大腿才没笑出声。

谭宗明本来觉得问题不在赵启平身上,可看见小孩儿吊儿郎当事不关己的样子就来气,他轻咳一声,“你不打算说点什么?”

赵启平干脆蹬了鞋靠在椅背上,瞥他一眼,“说什么?”

谭宗明一愣,就听见小孩儿继续说,“你要不信我,我解释了也没用,你要相信我,我就不用解释。”

谭宗明被噎个半死,他看见后视镜里司机憋笑憋得辛苦,伸出手指点点他,威胁到,“回家再跟你算账。”


吃完晚饭后谭宗明就一头钻进书房,今天开会开到一半就被请到学校,一堆事都没处理。

待他处理完又洗了澡,一进卧室就看见赵启平端着一杯牛奶坐在床上,看见他出来就急着咽下嘴里的牛奶梗着脖子先发制人,“你不是说要找我算账吗?”

谭宗明楞了一下又继续擦头发,“你不是说我要是信你就不用解释吗?”

小孩儿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端着牛奶坐在床上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嘴角一圈牛奶胡子配上傻乎乎的表情,谭宗明当下就想把他压在床上吻个够。

谭宗明压下心里的邪火,走过去轻轻揉了揉小孩儿毛茸茸的头发,笑着说,“回去睡觉吧,我相信你。”

赵启平耷拉着脑袋坐在床上不挪窝,谭宗明接过空了的杯子放在床头柜,上床后盘腿坐在他对面,“好吧,你想说什么?”

赵启平终于抬头看他,少年黑白分明的鹿眼盯得谭宗明心里痒痒,正想开口哄哄就听见小孩儿一本正经地说,“她的确喜欢我,但我不喜欢她”
“本来说好了做朋友,谁知道她成绩下降那么厉害,关我什么事”

谭宗明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早就猜到是这样,于是他像哄孩子一样,“我知道我知道,小赵同学长得这么好看,别说学姐了,学长也不一定把持得住啊”

小孩儿被他夸得不好意思,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哎对了,我听管家说你上一次月考考的不错?想要什么奖励?”

不提还好,一提这茬赵启平就来气,这马上都该期末考了,想起来月考的奖励了?

“什么也不要”

谭宗明挑眉,这发的哪门子脾气,他问,“真的?”

又凑近了低声说,“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啊,确定不要?”

温热的吐息轻轻拂过小孩儿的脸颊,赵启平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吸一口气,猛地扑到谭宗明怀里。

后者毫无防备,被他在床上压了个结结实实,谭宗明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了,这是要翻天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自己还是头一回被别人压在身下,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趴在身上的人就抬头坏笑着说,“叔叔既然非要奖励,那就奖励我和你一起睡觉吧”

谭宗明总算明白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小孩儿单薄的身子没什么分量,甚至还有点硌手,但就是让他乱了阵脚,他皱眉,硬邦邦地把小孩儿扯下去,“睡觉就老老实实睡觉!”

赵启平把自己卷进被子笑得好不得意。

半晌,谭宗明听见小孩儿绵长的呼吸才舒了一口气。

他郁闷得要死,明明满脑子都是不可描述,却还要维持长辈的威严,他压根儿不敢开口问这个睡觉到底是怎么睡。

他叹一口气轻轻把背对着自己的小孩儿拦腰搂进怀里,熟睡的人不着痕迹地勾了勾唇角,不舒服地动了动,嘴里哼哼唧唧不知道在说什么,一个转身就滚进了谭宗明怀里。

一夜好梦。

——————————end——————————

想做一个小调查 有多少人是因为谭赵才关注的我啊ಥ_ಥ

最初开始写文就是因为谭赵 说谭赵是初心一点也不假 所以最近又蠢蠢欲动想要写小赵初中的事 你们想看吗…

不过肯定和之前那篇谭赵是一样的人物设定 大概就是叛逆期小赵×熊孩子家长老谭的故事?

评论(29)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