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栗子🌰

楼诚cp粉 东凯双担粉:)

【楼诚衍生 贺陈】闲人免进5(师生au)ooc慎入

第五章

陈亦度没有说谎,他是真的有点感冒,虽然不至于上不了课,但他也确实不怎么想见贺涵。

他工工整整抄完了厚厚一摞教案,越想心里越憋屈。

原本是想拿厉薇薇刺激一下贺涵,事实证明云淡风轻的贺老师也不是不在乎自己,被约谈的时候他还暗暗生出了一丝窃喜,甚至在去的路上就想好如果贺涵扑上来的话他还是要装模作样地反抗一下的。

谁能想到那货会扔来一摞教案!

陈亦度饶是气得吐血还是得乖乖抄完。

此刻陈小少爷正悠闲地窝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玩手机,柔软的刘海随意落在额头上,整个人看起来乖巧又不羁,可肚子里全是坏水。

一个周没骚扰贺老师了,今天的课也没去,虽说欲擒故纵,但也不能让他忘了自己,对付一个装逼犯最直接的方法就是主动出击。

陈小少爷正在想有什么理由可以骚扰一下贺老师的时候,厉薇薇的电话进来了。

“喂?”

“阿度!你在干嘛?”

“有事吗?”

“人家就是想你了嘛……”

陈亦度皱眉,“没事我挂了,这正忙着呢”

“阿度!你都不愿意陪我说话!”“我都愿意替你去找贺老师求情……”

“你说什么?”,陈亦度突然拔高音量,“你找贺涵了?”

厉薇薇被吓了一跳,随即有点心虚地说“我担心他对你印象不好嘛……”

陈亦度心里上火,“你管我的事做什么?”“你找他说什么了?”

“也没什么啊……就是让他不要生你的气……”

“那他怎么说?”

“他说他已经罚过你了……”

“以后不要管我的事!”

挂了电话陈亦度气得翻白眼,这下好了,他也不用费心思了,厉薇薇已经替自己加过戏了。



这一边贺老师回到办公室也认真反省起了自己。

太不应该了,这一个周竟然都被陈亦度搅得心神不宁,这在贺公子三十几年的人生里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贺涵从小离家,没对什么人产生过真感情,他在美国潇洒自由的时候根本没有固定的女朋友,女性朋友倒是有一票。

好在美国人开放,就算他记错了玛丽或者露丝的名字,也可以用一个湿乎乎的吻糊弄过去,小女生们对这个优雅的中国男人印象十分不错,颜值高床品好,这就够了,这样的男人天生就没有人可以驯服。

后来回了国,他遇到了唐晶。

唐晶是个特别的女人,工作刻苦努力力求上进,贺涵从她的眼睛里看到的都是赤裸裸的野心和欲望,同性相吸,毫无疑问,贺公子被吸引了。

说起来也好笑,他俩在一起快五年,上床的次数竟然屈指可数,唐晶好像对那档事不怎么热情,所以他们向来都是发乎情止乎礼。

在贺涵眼里,唐晶更像一个灵魂伴侣,他没有办法驯服唐晶,就像唐晶也不可能完完全全得到他,与其说他们在一起是因为爱情,倒不如说是因为习惯。

比安提两个金牌投资顾问在一起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外人眼里他们是金童玉女,郎才女貌,强强联合,只有贺涵知道,他和唐晶是同类。

至于陈亦度,他很优秀也很聪明,给了贺涵久违的心动和刺激,可这份激情能维持多久?自己真的会被一个小男生搞得自乱阵脚?一个老牌猎手也能成为别人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猎物?

思及此,贺涵骨子里的恶趣味又开始作祟,这么有挑战的事,要不然就陪他玩玩?

毕竟,靠近小男生时疯狂分泌的肾上腺素可不会说谎。



两人隔了半个月,再次见面依旧是在课堂上,

冬天快要到了,饶是风度翩翩的贺公子也不得不在西装外面套上大衣。

他一走进教室就看见了那半个月都没见的人,小男生和同学坐在一起,穿着单薄的衬衣和棒球衫,依旧是桀骜不驯的飞机头,可鼻头冻得通红,正全神贯注地玩手机。

贺涵微不可见地皱皱眉,什么情况啊,怎么不抢着坐第一排了?

小男生上课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虽然不说话不玩手机,但也很少抬头看黑板,更别提和自己对视了。

贺老师心里痒痒,怒刷存在感。

在教室转悠两圈后干脆斜靠在陈亦度的桌子上讲课。

他在教室已经脱掉了大衣,穿着笔挺的西装,修长的双腿被西裤包裹流畅的线条,一只手插兜,一只手拿着课本,身上清冽的香水味不断涌进陈亦度鼻腔,让他忍不住又想起了那一晚,这男人没毛病吧?怎么好好的又开屏了?

陈同学不得不悄悄往里移了移,这都快坐在自己课本上了…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陈亦度无意中瞥见厉薇薇提着包在教室门口站着。

啧,女人果然给点阳光就灿烂。

他看看在讲台上收拾东西的贺涵,毫不犹豫地拿着课本走了上去,嬉皮笑脸地说,“贺老师,我有几道题还不明白。”

贺涵瞥他一眼又看看门口,“把她打发走,到我办公室来。”,然后便头也不回地往出走,


陈亦度愣愣地看着贺涵的背影,隐隐觉得他今天和往常不太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又说不上来,于是随便找个借口糊弄了厉薇薇就迫不及待往办公室走去。

“笃笃笃”

陈亦度正侧着耳朵听里面的动静,突然从门里伸出来一只手一把将他拉了进去。

小男生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已经被压在门板上了。

房间没有开灯,窗帘也紧紧拉着,质地良好的窗帘将所有灯光隔绝在外,一片黑暗中只有笔记本发出微弱的光。

贺涵离他很近,几乎是鼻尖贴着鼻尖,陈亦度勉强能看清面前人的轮廓,他平复呼吸试探着问,“贺老师?”

贺涵轻笑一声,一只手摸摸他的脸,
“别叫我老师”

“你以前说的话还算数吗?”

陈亦度心里什么都明白了,双手勾住贺涵的脖子,歪着头笑得灿烂,“贺老师说的哪句啊?”

贺涵看出了这小兔崽子在装傻,于是假装遗憾地放开他,转身往自己办公桌走,小男生立刻着急地跟上来,“哎!你怎么这么不经逗啊”

贺涵悠闲地在椅子上坐下,双腿交叠,胳膊环在胸口,慢条斯理地开口,“我考虑过了,你喜欢我,恰好我也不讨厌你,所以我们可以试试。”

低沉的嗓音在安静的办公室颇为性感,陈亦度忍不住凑上去,双手撑在办公桌上,眼神亮晶晶的,他笑得不怀好意,“怎么试啊?”

吐出的气息轻轻扫在对面人的鼻子上,贺涵毫不犹豫捏住他的后颈将他拉向自己,然后狠狠吻了上去。

小男生嘴里似乎有一股清凉的薄荷味儿,贺涵的舌头在那方寸之地肆无忌惮地游走,越往里越觉得这滋味儿好,和之前那些烈火红唇的莺莺燕燕都不同,哪不同又说不上来,贺涵只觉得怎么吮都不够。

待两人的唇终于恋恋不舍地分开,贺公子轻轻用头抵着小男生,勾了勾唇角哑声说,“这样试。”

——————————tbc——————————

感觉我已经ooc得彻彻底底了ヽ(*´Д`*)ノ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啊(○’ω’○)

大家将就一下吧毕竟到现在我连抓放也没看完(理不直气也壮.jpg

第六章就开车不合适对吧:)

评论(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