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栗子🌰

成为可以照亮这个世界的大人吧。

【楼诚衍生 凌李】独家记忆番外一

失踪人口突然回归ಥ_ಥ

一个凌李的无营养小番外(正文还没写几章就有番外也真是够了???





凌远下午有手术,接六一放学的任务毫无疑问交到了李警官身上。

李熏然将车在路边停好后便走到学校门口等小孩儿。

没过多久一波又一波的小学生背着诗走出校门,凌六一一看见李熏然就扑上去抱住他,“卷卷!”

小李警官稳稳地接住扑过来的小孩儿,帮他卸下书包摘掉帽子,一手牵着他一手提着书包往车旁走,“你爸下午有手术,咱们在外面吃”

小孩听了这话兴奋的举起一只手欢呼,笑的看不见眼睛,“耶!我要吃炸鸡块大汉堡!”


下午的麦当劳依旧人满为患。凌六一一手拿着薯条一手拿着鸡块,小嘴吃得油乎乎,腮帮子上都是番茄酱,幸福得眯起眼,“好吃!”

李熏然看小孩儿陶醉的样子也心情大好,但还是清了清嗓子佯装严肃,用手敲了敲桌子,“晚上你爸问咱们下午吃了什么怎么说?”

小孩儿喝一大口可乐,眨着亮晶晶的眼睛说,“吃了米饭和粥”

不错,孺子可教也。李熏然也笑眯眯咬一大口汉堡。


可李警官还是高估了小孩儿的演技,或者说,低估了院长的杀伤力。

晚上九点多,做了一天手术的凌院长一进家门就看到一大一小围在茶几前下五子棋。

凌远心头突然涌上暖意,所谓现世安好也不过如此吧。

如果凌六一没有看到他就立正站好说,“卷卷下午没有带我吃麦当劳所以你不可以生气哦”

小李警官瞪圆眼睛,什么叫此地无银三百两?什么叫不打自招?什么叫猪队友?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尴尬又抱歉地看凌远,后者刚刚换好鞋,看也不看他,只是挑眉说,“哦,这样啊”

“你作业写完了吗?”

“写完了”,小朋友挺起胸膛,觉得自己聪明极了

“拿着作业去书房等我”

凌六一走时还不忘给李熏然一个安抚的笑,大概意思是放心吧爸爸不会再怀疑了,小李警官心里苦。


支走了小的,凌远气定神闲地坐到了大的旁边。

李熏然自知理亏,挠了挠后脑勺,“那……那个……下午……”

凌远出其不意吻上去,李熏然吓了一跳,半个身子都被压在了沙发上,双手抵在胸前欲拒还迎,凌远便毫不留情将舌头也顶了进去,一通毫无章法的掠夺之后才放开了气喘吁吁的小警官。

凌院长依旧半压在他身上,咂咂嘴,满嘴的炸鸡味,鬼才信没吃麦当劳

“下午吃了什么?”

小警官挫败,“麦当劳。”

凌远用食指指着他的鼻尖,用气声半是温柔半是严厉地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凌远在书房给小家伙检查作业的功夫,又强调了一遍垃圾食品的危害,把汉堡薯条批评得一无是处

小家伙耷拉着脑袋听得心不在焉,又忍不住抬头问他,“卷卷也吃了,为什么你不说他呢?”

凌远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啪”地将钢笔放在桌上,双手抱臂,“卷卷的问题晚上我会和他说的,但我现在在说你的问题,不要转移话题,也不要推卸责任,明白吗?”

小家伙看凌远真的发火了,赶紧规规矩矩点头。

凌远把他的作业收拾成一摞放在桌子上,“今天爸爸很不满意你的表现,所以今晚的小饼干没有了,现在自己去洗漱睡觉,不许踏出房门半步,能做到吗?”

“能”,小家伙十分有眼色地赶紧抱起作业往自己房间走。


凌远回到卧室,李熏然刚洗了澡,正窝在床头玩手机,看他进来了迫不及待地给他分享,“盒盒盒盒盒,老凌你看,赵启平又把谭宗明惹毛了……”

凌远看他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十分无奈,“他不是你发小吗?这么不盼着他好……”

李熏然依旧乐不可支,“谁让他今天抛弃我一个人去酒吧了……”

正说着,突然想起来下午吃麦当劳的帐还没算清,立刻警觉地看凌远。

后者刚换了睡衣睡裤,似笑非笑地朝他走来

小李警官嗅出了危险的味道,立刻举起三指严肃又认真地说,“老凌,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唔……”

凌院长上下其手,“我说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的”

小警官在他怀里喘得像一条溺水的鱼,还不忘用一只手拼命保护自己的睡裤,“六一…还没睡呢…”

现在还有心情想这些?凌远觉得一定是因为自己没表现好,于是将密密麻麻的吻都落在李熏然胸前,含糊不清地说,“放心……今晚他不敢出来……”

李警官彻底放弃抵抗,“啊…轻…”

——————————end——————————

最近真的丧到死亡一度怀疑自己有抑郁症(´°̥̥̥̥̥̥̥̥ω°̥̥̥̥̥̥̥̥`)
只有在lo上看一看楼诚才能治愈一下…生活真的好难啊哭唧唧┌( ಠ_ಠ)┘
凌李的正文进度太慢然后又有了一个贺陈的脑洞所以现在备忘录里全是脑洞就是没有成品我真的快要疯了…下次更新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会更什么就是想上来和你们说说话(´・ω・`)

评论(6)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