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栗子🌰

成为可以照亮这个世界的大人吧。

【楼诚衍生 谭赵】日常随机掉落2

周五晚上难得谭总不加班,便亲自开车去接小赵同学下课。

赵启平今天赢了篮球赛,心情好得不得了。谭宗明看这小孩儿眉飞色舞地给他讲这一场打得多漂亮也不由得心情大好。

晚上俩人在外滩六号吃饭,或许是黄浦江的风吹的人太惬意,小赵同学突然来了兴致,说要为谭总唱一首歌。

谭总挑眉

“哦?”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唱歌?”

“等着瞧!”

小赵同学放下筷子擦擦嘴转身走向舞台。

谭宗明只看他躬着腰和乐队说什么,然后在聚光灯下坐好,眼神直直地盯着自己,便也放下筷子,双手抱臂准备认真倾听这份惊喜。

聚光灯描绘出小孩儿硬朗的轮廓,低沉又沙哑的男声轻轻响起,不太熟练的粤语照样能苏到骨子里。

谭宗明勉强回忆起来这似乎是张学友的一首老歌,然而歌名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欣赏小孩儿的歌声。



“夕阳醉了 落霞醉了 任谁都掩饰不了 因我的心 因我的心 早醉掉”


谭宗明也醉了,他看着舞台上的人走了神。

小孩儿最近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给自己染了一头红毛。

偏酒红的颜色倒是不扎眼,只是聚光灯下衬得整个人凌厉又妖艳。

其实这方面谭宗明一向是放手让小孩儿瞎折腾的,所以当他看到一头红毛的赵启平时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晚上格外卖力,用后入式顶的赵启平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第二天吃午饭时还贱兮兮地对小赵同学说自己昨晚感觉特别带劲,像骑了一匹小马驹。

气得小孩儿捂着腰揣他,“你特么不怕摔死啊”



“唯愿心底一个梦变真 交低美丽唇印 印下深情故事更动人”


那双引人注目的大长腿正妥帖地包裹在黑色九分裤,可只有谭宗明知道,这双纤细的腿蕴含着多少力量。

不像未成年还未发育健全的肌肉,这双腿会在亲密时勾住他的后腰,会在高潮时不自觉绷紧,会呈现出好看的肌肉线条,这些都只有谭宗明一个人知道。

小孩儿只是很随意地往椅子上一靠,黑衬衣扣子解了一颗,亮出禁欲又性感的锁骨,一只脚轻轻点地打拍子,露出一段细瘦白嫩的脚腕。

谭宗明也担心过小孩儿有点瘦的过头,但也无可奈何他天生就是吃不胖的体质。

后来谭宗明发现这似乎也不是坏事,因为这样的瘦弱总是能准确地触到自己最柔软的神经。

只要看到赵启平瘦骨嶙峋地把自己团成一窝,谭宗明就忍不住心软。

要月亮吗,我这就去给你摘。



“是谁带笑 是谁带俏 默然将心偷取了 酒醉的心 酒醉的心被燃烧”


赵启平微微垂着头,只留一个锋利的侧脸浅唱低吟,偶尔抬头,眼神却只锁住一个人。

谭宗明只觉得要疯,尤其是湿漉漉的圆眼睛带着笑意看他时。

这双鹿眼他曾亲吻过无数次,他享受浓密睫毛带给嘴唇的微痒,甚至眼皮之下眼珠轻微的滚动他都能察觉到。

什么是爱呢,大概就是,你的眼神能直接射入我的心脏。



“回来步入我的心好吗 回来别剩我一个人 寻寻觅觅这一生因你 寻寻觅觅这缘份接近”


谭宗明是什么人呢?

有人说他是腰缠万贯的钻石王老五,有人说他是动一动眉毛都会让上海金融界变天的晟煊总裁,可谭宗明只知道,自己是赵启平的爱人。

富可敌国又怎样,万贯家产又怎样,赵启平不在乎,也就没有意义了。

谭宗明太清楚了,小孩儿是个不折不扣的理想主义者,有信仰有追求,只在乎精神层面的丰富,就算没了自己也照样活得精彩。

因此他们之间,从来都不是长辈与小辈的关系。

换句话说,谭宗明一直把赵启平当爱人。

所以,回来步入我的心,别剩我一个人,好吗?



“斜阳别让我分心好吗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红红泛着酒窝的浅笑 何时愿让我靠近”



一曲终了,掌声如潮,小孩儿微微欠身鞠躬,然后向谭宗明走来。

他回到座位,眼底满是得意却并不说话,暗搓搓地求表扬。

“小赵同学了不得,打算在哪里开演唱会啊?”

谭宗明伸手将饮料递到小孩儿嘴边,后者眯着眼从吸管里嘬得十分享受,谭宗明知道这马屁是拍到位了。

“哎呀,我瞎唱着玩的。”

小孩儿接过饮料,翘起二郎腿靠在椅子上,虽然说得谦虚但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骄傲,瞪着圆眼睛认真地解释

“这可是我第一次上台给别人唱歌”

谭宗明点点头,用肘部撑在桌子上微微凑近他,一本正经地回答

“这也是我的第一次”

“什么?”

“第一次这么爱一个人”



——————————end——————————

突如其来的日常…别问我这是什么我特么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东西(´°̥̥̥̥̥̥̥̥ω°̥̥̥̥̥̥̥̥`)

据说养父的车全翻了…啊…我知道啦…最近在外面等回学校了就修车ಥ_ಥ

还有…emmmm放九天春假恨不得环游世界…所以最近怕是没时间更了…然后回来后就要准备期中各种ddl…下一次更新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但是我会一直在的⁄(⁄ ⁄•⁄ω⁄•⁄ ⁄)⁄

评论(15)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