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栗子🌰

楼诚cp粉 东凯双担粉:)

【楼诚衍生 凌李】独家记忆04−05

第三章回顾点这里

所有文章目录点这里


04



凌远,是凌远啊。李熏然怎么会不记得他。 
 
市一中的传奇人物。 
 
李熏然自从踏入这个学校起,就没有一个老师不提起他,虽然他在初中部,凌远在高中部,但这并不妨碍老师用优秀的学长做例子来激励自己的学生。 
 
“我跟你们讲,我可带过你们的学长凌远同学,他当时成天缠着我问问题来着” 
 
“凌远同学在全国数学竞赛中拿了一等奖,我告诉你们,他初一的数学就是我教的” 
 
“我听凌远学长的班主任说,他每天都认真听课及时交作业,你们看看,优秀的人都这么努力,你们怎么好意思不写作业?” 
 
这样一个老师都捧在手心里的学生,李熏然没有理由不知道。 
 
他曾经在老师办公室罚站时和进来请教问题的凌远有过一面之缘,当时就被那个穿着校服瘦高颀长还很斯文的凌学长惊艳了。 
 
然而那时的李熏然还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初一学生,心里明白这样光芒万丈的人看看就好,他除了敬佩和仰慕不敢有其他想法。 
 
一学年的时间过得很快,李熏然还没来得及多偶遇几次凌学长,凌学长就要高考了。 
 
不知是不是缘分,布置考场的时候李熏然恰好被分到了凌远的班,他们一行人进去哐啷哐啷搬桌子打扫卫生的时候,高三的学生已经走完了,李熏然小心翼翼掩藏好失落然后埋头干活。 
 
却意外在扫地时捡到一张两寸的红底证件照,照片上的凌远眉清目秀,微微抿嘴,笑得自然又好看,李熏然鬼使神差地将这张照片装进了口袋。 
 
后来不知道怎么弄丢了,不过凌远,他却一直记得。 
 
或许初一的李熏然并不清楚当时收藏照片的原因,但现在的李熏然没法装不知道。 
 
 
小李警官难得失眠了,他烙饼似的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折腾,难道自己天生就是个弯的? 
 
这些年不是没有女孩子追过他,可一个能入他眼的都没有,小李警官一直以为是没遇到对的人,可刚刚站在凌远面前“砰砰砰”的心率告诉他,应该好好反省自己的性向才对。 
 
就算,就算自己铁弯 
 
那凌远呢? 
 
凌远肯定不弯啊,要不然凌六一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万一不是亲生的呢? 
 
得了吧那一模一样的大脑袋世界上怕是没有第三个了…… 
 
但也可能是试管出来的…… 
 
李警官就在纠结中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第二天太阳还是照常升起,凌远显然忘了昨晚说过的有时间再聊的承诺,不过,他也确实是没时间。 
 
小李警官在床上百无聊赖地躺了一天,想着等六一吃完饭来找自己时好好盘问盘问,比如他爸和他妈到底为什么离婚,他爸对他妈好吗,他妈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女人... 
 
然而他的计划落空了。凌六一晚上并没有来医院,李熏然揣着零食在长椅上等了很久都不见小家伙的身影,这才确定他是真的不来了。 
 
这让已经焦虑了一天的李熏然更加烦躁,恨不得直接去敲凌远办公室的门。当然,他不敢。 
 
一连几天凌六一都没来医院,李熏然正在想怎么找机会拐弯抹角地问一下凌远,机会自己来了。 
 
李熏然闲的没事在医院转悠,忽然看见一大帮人围在一起。 
 
凑热闹是人的天性,特别是李警官这种闲的发毛的人。 
 
他远远就看到一个年轻女孩儿正拿刀对着自己的脖子 
 
“你们骗我!”“你们说过会保住他的!”“信不信我也死给你们看!” 
 
女孩儿情绪十分激动,刀刃已经划破了手指她却似乎感觉不到痛,鲜血顺着手臂往下流。 
 
一个小护士吓得坐在地上直哭,保安站在旁边不知所措,这些又高又壮的汉子只见过呜呜泱泱的医闹,没见过这么柔弱的女人,还拿刀戳的是自己,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然而他们中间站着的是……凌远? 
 
他站在女人正对面,正好声好气地安抚情绪失控的女人,富有磁性的低音炮似乎与这嘈杂的环境格格不入,“姑娘,你听我说”“如果是医院的责任我们一定会追查到底,处罚和赔偿一定让你满意,你先把刀放下好吗?” 
 
“这有什么用!我的孩子已经没了!” 
 
李熏然听了两句便勉强明白怎么回事,于是他扭头绕到女孩儿身后,拨开人群悄悄往前走。 
 
凌远和周围的人显然都看见他了,他们不知道这个年轻小伙子要做什么,却也不敢声张。 
 
李熏然冲凌远使眼色,后者会意,继续安抚情绪失控的女人,“姑娘”“你很年轻,现在的身体状况还很适合生孩子,我代表第一医院向你保证,如果……” 
 
女人正专心听凌远讲话,李熏然突然从身后猛地扑上去夺下刀。 
 
他做刑警这么多年,动作矫健又敏捷,众人只是眨了个眼的功夫,刀便被李熏然牢牢握在手里。 
 
只是他抢刀的时候女人下意识挣了一下,刀尖堪堪擦过他的小臂,留下一道血痕。 
 
女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冲上来的保安围起来,驾着回病房,远远还能听到她失控的尖叫 
 
其余保安吆喝着看热闹的人群,李熏然将刀还给小护士。 
 
凌远对身后护士说,“叫精神科杨医生看看她。”,然后走近握住李熏然的手,微微鞠躬,“我是第一医院的院长凌远,今天真的是太谢谢您了。” 
 
“伤口不要紧吧?” 
 
“麻烦您跟我来,我帮您处理一下伤口” 
 
李熏然乖乖跟着他走,凌远边走边说,“我是这家医院的院长,如果……” 
 
说着说着突然停下用眼神打量他,“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李熏然挠挠脑袋,“我是你儿子的...朋友” 
 
凌远恍然大悟,“哦对!那晚我做手术迟了你陪六一来着!” 

 
 


05




伤口不长但比较深。 
 
凌远轻轻用酒精棉球给他消毒。李熏然看着他认真的侧脸还是没忍住问出口,“六一最近怎么不来医院了?” 
 
“回奶奶家住了”,看到李熏然疑惑地眼神又解释到,“前几天肠胃炎,可能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李熏然心里咯噔一下,支支吾吾说不出话,“那,那个...” 
 
凌远并不知道罪魁祸首是眼前这个人,便冲他安抚的笑,“没事儿,小孩子肠胃敏感,过几天好了就来了。” 
 
李熏然只能在心里默默为凌六一和不知情的的爸爸道歉,他是真的不知道小孩的肠胃这么脆弱啊。 
 
 
“哥...你是市一中毕业的吗?”,李熏然突然打破沉默 
 
凌远诧异挑眉,“你怎么知道?” 
 
“我也是那毕业的” “你高三那会我初一” 
 
小警官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你那会可出名啦” 
 
凌远抿着嘴“一”字笑,一板一眼地解释到,“学生的本职就是学习,我只是恰好擅长学习而已” 
 
李熏然很喜欢他这种低调地炫耀,瞧瞧!聪明人就是会说话! 
 
他正在想如何暗戳戳地给学长戴高帽子,就听见凌远问,“那你现在在干什么?” 
 
“唔...警察” 
 
“呦...人民警察爱人民,人民警察人民爱。”凌远不知怎的冒出了这一句 
 
“哥,那你是人民吗?” 
 
凌远一顿,下意识回答,“我...是啊” 
 
“盒盒盒……那就好”,李熏然冲他挑眉,圆圆的鹿眼透出一股机灵劲 
 
凌远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套路了,他无奈笑笑,“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行了,缝了两针,注意伤口不要沾水,之后我会安排护士给你换药” 
 
李熏然瞪大眼睛,“那你呢?” 
 
“我?” 
 
“你不管我了吗?” 
 
“我……我非常感谢你为医院做出的牺牲,但你这伤口太小,达不到送锦旗的标准啊……”,凌远皱着眉,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 
 
李熏然没忍住大笑出声,“盒盒盒盒...哥...你太可爱了...” 
 
凌远虽然不明白笑点在哪里,但看着笑开怀的李熏然,嘴角也忍不住上扬。 
 
 
没过几天凌六一就来找李熏然蹭吃蹭喝。 
 
生病后小脸都变尖了,但嘴馋这一点倒是没变 
 
有了之前的教训,李熏然没敢把零食全拿出来,只是给他盛了一碗李夫人下午送来的西湖牛肉羹 
 
小家伙也不挑剔,低着头呼噜呼噜喝得十分享受,李熏然看他这副难民的样子忍不住问,“你爸下午没给你吃饭吗?” 
 
小家伙头都不抬,模模糊糊说“饭堂…的饭…不好吃” 
 
“这样啊” “那以后下午饭都来我这里吃好不好?” 
 
小家伙终于抬头,皱着眉思考,“不行,爸爸会发现的。” 
 
李熏然点点头,“那就委屈你了” 
 
小孩儿又喝了一口汤,似乎是太留恋这个味道,便抬头小心翼翼地说,“卷卷哥哥,要不然你也去我爸爸办公室吃?” 
 
李熏然失笑,“就你机灵!” 
 
 
吃饱了小家伙盛情邀请他去院长办公室坐坐,坚决不承认自己是担心他给自己送饭时找不着门。 
 
于是一大一小将会晤地点改到了院长办公室。李熏然翘着二郎腿抱着一包薯片坐在院长办公室的长沙发上,暗暗感叹官僚阶级的椅子都比公共区的舒服 
 
凌六一有样学样,坐在李熏然旁边也翘着二郎腿,小手时不时伸到薯片的袋子里,然后愉快地咔滋咔滋 
 
“你知道你爸和你妈为什么离婚吗?”,两人熟了之后李熏然发现小孩儿对这事并不敏感,所以问的很直白 
 
“不知道”,小朋友专心吃手里的薯片 
 
李熏然心想也是,小孩儿才多大,本来就不应该知道这些事。 
 
但他还是忍不住刨根问底,“那你爸和你妈吵架吗?” 
 
“不吵架啊”,小孩吮着手指上的薯片渣,又补充了一句,“妈妈在的时候爸爸都不在” 
 
“为什么呀?” 
 
“因为爸爸要工作” “妈妈说爸爸将来要和工作结婚”,说到这小孩歪着头皱眉问他,声音里满是担心,“卷卷,爸爸会和工作结婚吗?” 
 
李熏然哑然,猜出了七七八八,一定是因为凌学长忙于工作不常回家,冷落了妻子才离婚的,又忍不住偷偷难过,不是因为不爱了啊.. 
 
他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小家伙的问题,就听见门咔嚓一声从外面打开 
 
李熏然下意识朝门的方向看去,四目相对,凌远显然也没想到办公室会有一大一小两个人,愣在门口 
 
空气静默了一秒,还是凌六一反应最快,他迅速跳下沙发冲到凌远身边,指着李熏然,“是卷卷哥哥想吃薯片的!” 
 
李熏然瞪圆眼睛,怀里的薯片放下也不是拿着也不是,又不能把锅甩给孩子,只能冲凌远尴尬的笑,就像作弊被老师发现了一样窘迫 
 
凌远似乎也没想到小家伙如此不按常理出牌,冲李熏然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蹲下皱眉问,“你作业写完了吗?” 
 
“完了”,小家伙回答得很干脆 
 
“生病那几天落下的口算书也写完了?” 
 
“老师说我可以不写的”,小家伙低着头嘟囔 
 
凌远的眉头皱得更紧,“咱们在家不是说好了吗?” 
 
“知道了”,小家伙耷拉着肩膀,不情不愿地往休息室走。 
 
确定小家伙进去了,凌远这才靠着门站起来 
 
李熏然忽然发现他的表情不太对劲,赶紧迎上去,“哥,你怎么了?” 
 
凌远手捂在胃上,闭着眼皱眉,额头满是薄汗,菱形的嘴唇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他勉强抬手指了指办公桌,“药在左边第二个抽屉” 
 
——————————tbc——————————

最近三次元略忙啊…马上放春假又要出去玩所以心都不知道飞去哪里了 (´・ω・`) 

emmmm下周我尽量多更一点吧嘿嘿ง (•̀ᴗ•́)و ̑̑ 

你萌发现了吗然然已经开始撩院座了我也迫不及待写婚后日常啊啊啊啊啊>ㅂ<

评论(2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