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栗子🌰

讲故事的人。

【谭赵日常】随机掉落番外一则

随机掉落番外之无营养日常1


谭宗明今天刚刚签了个大单子,回家的时候已经夜深了。

 

晚上庆功宴底下的人有贼心没贼胆,一个个端着酒杯想灌他又不敢,谭总能理解,他带着大家熬夜加班已经快一周了,疯狂压榨后大家难免有脾气,于是他豪爽地自罚三杯,然后大手一挥放大家一天假,让他们尽情折腾。

 

他喝至微醺就赶紧撤了,让司机直接送他到赵启平学校附近的公寓。

 

回去的时候小孩儿还没睡,开着床头灯看书,他进门时头都不抬。

 

谭宗明知道好久没按时回家小孩儿憋着火呢,便讨好地从后面贴上去,微凉的手不规矩地钻进小孩儿的睡衣,对着他耳朵轻轻吹气,“等我呢?”

 

赵启平被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没好气地用胳膊肘撞他,语气里满是嫌弃,“洗澡去,身上都是什么味!”

 

谭宗明自知理亏,摸了摸鼻子乖乖去洗澡。

 

冲个澡酒便醒的差不多,可出浴室的时候有点为难了,忘带睡衣进来

 

“启平?”“启平?”

 

谭宗明在浴室里扬声喊小孩儿的名字,却无人回应,索性也不再顾及,反正都是自己人,他穿着拖鞋遛着鸟大大咧咧走出浴室

 

却发现小孩儿正翘着二郎腿看书,谭宗明吓了一跳,微窘,“刚才叫你怎么不吱声啊?”

 

小孩儿瞥他一眼,“懒得给你送睡衣”

 

谭总愣住,随即抽掉小孩儿手里的书覆上去,在他颈间模模糊糊地说,“也对,反正也是要脱掉的”

 

今晚的赵启平格外乖巧,许是很久没做了,小孩儿很快就在谭宗明毫无章法的吻下软得像一条溺水的鱼

 

“明早有课吗?”

 

谭宗明想着要不要今晚就给老师请个假

 

“唔…下午…也没有…啊……”

 

­———————来我们把窗帘拉上————————

 

 

第二天谭宗明起床的时候还有点恍惚,地上一片狼藉,昨晚玩小游戏用完的领带,手铐...洋洋洒洒铺了一地

 

回头就看到小孩儿正抱着被子睡的昏天黑地,想想也是,又哭又喊一个晚上今天怕是要睡到中午了,于是他贴心的给小孩儿拉上窗帘,手机调静音,打算中午再回来接他吃饭。

 

没想到中午赵启平自己来了晟煊。

 

谭宗明刚开完会回自己办公室就发现小孩穿着牛仔衬衫正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晃悠,抹了发胶一副神采飞扬的样子,看他进来得意地转了一下手里的钢笔,挑眉问,“怎么样?我这样是不是也像个老板了?”

 

谭宗明失笑,坐在他对面,“小赵同学终于愿意子承父业了?”

 

小孩瞬间变脸,撇了撇嘴一脸嫌弃,“没兴趣”

 

午饭后,谭宗明坐在办公桌前看合同,眼神却时不时飘到躺在沙发上的人身上。

 

小孩儿吃饱后又犯困,连最爱的漫画也提不起兴趣,拿着书直打瞌睡,小鸡啄米似的一直点头。

 

谭宗明想笑又怕给他吵醒了,便一直咬着嘴唇。

 

过了一会看小孩彻底睡着,赶紧拉上窗帘又去休息室拿一条毛毯给他盖上,想了想又转身去秘书室,敲了敲秘书的桌子,“启平在我办公室睡觉,你进来时不要敲门,脚步放轻”

 

秘书被突然出现的总裁吓了一跳,只能疯狂点头。

 

 

赵启平这一觉睡到四点多。

 

房间很暗,可还是被心不在焉批文件的人一眼就发现,“醒了?”

 

“唔……现在几点了?”小孩儿悠闲地伸个懒腰,睡得时间太长起来竟然有点犯晕

 

“快五点”“你再等一下,下班带你去吃好吃的。”

 

赵启平站起来瞎转悠,转了一圈后发现也没什么好玩的,于是假装在谭宗明的办公桌里找东西,顺便有意无意地往他身上蹭。

 

小孩儿估计是刚洗了澡,身上还带着沐浴后的柠檬味,和发胶的香气混在一起格外好闻,看着他就蹲在自己脚边,小小的一团,还时不时在自己小腿上蹭一下,谭宗明只觉得嗓子发干,被他撩得一身邪火,终于忍无可忍扔掉文件一把捞起脚下的人放在自己腿上

 

“你干什么?我这正找东西呢”,小赵同学恶人先告状

 

“那一抽屉全是资料有什么好看的,你要找的应该是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抓住他的手往胯间带

 

赵启平果然摸到了一个又热又硬的东西,“你看个文件都能硬成这样?”

 

“还不是因为你”

 

“关我什...唔...”

 

 ——————————end————————————

 

昨天看了一整天的欢乐颂平平cut 被赵医生撩得死去活来嘤嘤嘤我们平平也太苏了吧于是就写了这篇日常ヾ(゚∀゚ゞ)


流水账且没营养emmmmm'(ಥ﹏ಥ)


然后给大家解释一下...关于凌李那篇文啊有人说的写得慢(ಥ_ಥ)委屈唧唧我也是学生啊...那以后我尽量攒多点一起发好不好( ・´ω`・ )

还有那篇文肯定不像谭赵这么激烈又色情(???应该更多的是温馨的婚后日常啦(*/ω\*) 刚开始节奏会慢一点 还是想努力让人物更加饱满和立体嘻嘻 φ(>ω<*) 

评论(6)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