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栗子🌰

讲故事的人。

【楼诚衍生 凌李】独家记忆03


03



用零食建立起来的革命友谊固然是坚不可摧的。

 

李熏然和两个小家伙迅速打成一片,住院的日子也不再那么无聊。

 

两个小孩儿刚上小学一年级。妞妞并不是每天都来医院,偶尔妈妈加班才会被爸爸带到医院来。

 

而六一是医院的常客。有一次李熏然好奇地问他妈妈呢,小孩专心吃着手里的雪饼,“和爸爸离婚了。”

 

李熏然愣住,不知道该说什么。小家伙似乎以为自己没解释清楚,歪着头看李熏然的眼睛说,“所以我也不知道。”

 

李熏然看着小孩儿坦然又无辜的眼神,心里一阵酸涩,只能伸手揉揉他的头发。

 

凌六一小朋友似乎很喜欢这个新交的卷毛哥哥,因此每天下午在他爹的办公室吃完饭做完作业就会来找李熏然骗吃骗喝。

 

李熏然作为资深零食爱好者,对凌六一那不靠谱的爹一点好感也没有,原因是他平时不给小孩儿吃零食就罢了,还疯狂抹黑零食的形象。

 

有一次他随手拿了一瓶可乐打开喝,小朋友吃惊地张着嘴看他,他以为小家伙也馋,喝了一口便递到他嘴边,没想到小朋友捂住嘴,瞪大眼睛问他,“卷卷,你为什么喝马桶清洁剂啊?”

 

李熏然嘴里的可乐差点没吐出来,“你...你...你说这是什么?”

 

小朋友眨巴着眼睛,“洗马桶的啊”

 

看到李熏然石化的表情继续说,“有一次妞妞来我们家带了一瓶,后来爸爸告诉我这是洗马桶的。”“用它洗过的马桶可好闻了”

 

惨,惨绝人寰。都上小学了竟然还没喝过可乐,李熏然打心底觉得这爹太没人性了。

 

然而没人性的还不仅仅是这些。水果糖吃多了会牙疼,薯片吃多了会拉肚子,爆米花吃多了就要上手术台。

 

这些骇人听闻的言论均出自凌六一那不靠谱的爹。然而他爹日积月累的恐吓还是有用的,小孩儿虽然会找李熏然骗吃骗喝,但都很克制的,吃两口就不敢多吃了。

 

和凌六一越熟,李熏然越想会会他那个奇葩的爹,给他认真科普一下零食的卫生问题,并不是所有的零食都是洪水猛兽,自己就是很好的例子啊,吃了这么多年零食不是照样活蹦乱跳的吗?

 

只可惜这个神秘的爹似乎比赵启平还忙,每次都是小家伙困了就先回办公室休息了,李熏然和凌六一鬼混小半个月,愣是一次都没见过他爹。

 

 

然而所有事情都是冥冥中自有安排的。

 

一天深夜,李熏然像往常一样半靠在床上打游戏,突然听见门响,然后一张带着点委屈的脸探了进来,“卷卷...”

 

李熏然连忙起身走过去,“六一?”,“你怎么来了?”

 

小孩眼圈红红的,瘪了瘪嘴像要哭出来,“我刚刚梦到坏人要抓我,醒来后爸爸还没回来。”

 

说着往李熏然怀里靠了靠,“卷卷,我害怕。”

 

李熏然把小孩儿揽进怀里,摸了摸头,“别怕啊哥哥在”

 

“那你爸爸呢?”,他用手轻抚男孩儿小小的,柔软的脊背,企图给他传递安定的力量。

 

男孩儿闷闷的声音从胸口传来,“我也不知道...”“可能还没做完手术吧...”

 

李熏然哑然。给这个不靠谱的爹又减了一分。小孩子才多大啊,扔办公室就不管了?有这么当爹的吗?

 

直到六一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卷卷,你陪我等爸爸好吗?”

 

看着小孩儿亮晶晶甚至还泛着泪光的眼睛,李熏然的心柔软的一塌糊涂。

 

 

一大一小相互依靠着坐在医院的公共休息区,难得的分享这静谧的夜晚。

 

时针缓缓走到了十二,路过的人越来越少。

 

李熏然撑得住,他本来也不是早睡的人,可小朋友习惯了规律的作息是真的有点熬不住了,歪着身子靠在李熏然肩膀上,眼皮耷拉着不停打架。

 

李熏然尽量放低肩膀,让小孩儿睡得舒服。

 

他一边认真感受这小小身躯的每一次呼吸,一边用一只手百无聊赖地刷微博。

 

直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凌六一突然直起身子,脆声叫,“爸爸!”

 

 

 

凌远今天做的手术出了点意外。

 

等他迈着虚浮的步伐摇摇晃晃走回办公室,才发现孩子不见了。饭吃完了书包也还在,休息室床上的毛毯乱糟糟团成一团。

 

知子莫如父,他渐渐放心了,小孩儿应该是做噩梦醒了才不见的。

 

可是会去哪呢?

 

他顾不上安抚自己很久没进食就开始罢工的胃,强忍着痛走出办公室。

 

三牛的办公室灯都关了,护士站说小孩儿不在,保安说绝对没经过门口。

 

夜已经深了,他不能大声喊,只能用眼神扫过小孩可能存在的每一个角落,

 

忽然听到熟悉的声音,“爸爸!”

 

 

凌远高度紧张的神经总算放松。他长呼一口气转身,看到小孩儿正坐在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身边。

 

他快步走近,在椅子前蹲下,声音不大,却有不容忽视的严厉,“怎么回事?不是说了八点以后必须在办公室等我吗?”

 

“我梦到坏人抓我,害怕。”小家伙跳进他怀里,搂着脖子撒娇,突然又想起什么,回头指着李熏然给凌远介绍,“这就是我说的卷卷哥哥”

 

李熏然本来正瞪着眼睛欣赏父子重逢的感人画面,突然被点名,下意识起立

 

凌远也跟着站起来,伸出手,“您好,我是凌远”

 

“李熏然”

 

李熏然正念叨着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忽然被男人手上的凉意吓了一跳,他这才注意到面前的男子似乎不太好,脸色煞白,额头布满汗水,菱形的嘴唇有很多翘起的死皮,白大褂里面套着还没换下的绿色手术服,整个人看起来凌厉又病娇

 

“原来您就是六一最近常提起的哥哥”,“谢谢您帮我照顾六一,我是第一医院的院长凌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您可以找我。”凌远松开手,习惯性地掏名片却摸了个空,这才想起现在并不是在研讨会结束遇见需要巴结的上级。

 

李熏然听出了他公事公办的语气,莫名有点怜悯眼前这个面色苍白却依旧带着职业笑的男人,他迟疑一下问出口,“你…还好吧?”

 

凌远显然没想到这个年轻男人会关心自己,他低头吐了口气又晃了晃脑袋,似乎在努力切换自己的频道。

 

然后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抱歉,职业病”,“做了一晚上手术有点恍惚”

 

“你应该好好休息。”年轻男子的声音透露着毫不掩饰担心

 

然而凌远并没有察觉,只是眯着眼不由自主地扯出一个标准的一字笑,放松下来后整个人看起来亲切又和蔼

 

“没关系,老毛病了。”

 

“总之还是非常感谢你帮我照顾六一,但今天实在太晚了,我们回头再聊”

 

李熏然点头,看着眼前的男人低头牵起小孩的手,“跟哥哥说再见”

 

男孩儿乖巧地挥手,“哥哥再见!”

 

李熏然也低头对小家伙说,“再见”

 

凌远冲他笑笑,牵着小孩转身离去。

 

“作业写完了吗?”

 

“写完了,你记得给口算书签字”

 

“知道了”

 

“以后不许乱跑”

 

……

 

李熏然站在原地没动,看着一大一小离开的身影。

 

男孩有点矮,高大的男人不得不刻意放低一侧肩膀才能牵着他的手。

 

医院的感应灯随着他们的步伐一节一节亮了起来,衬得那裁剪合身的医师袍更加雪白。

 

李熏然直愣愣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然后慢慢转身往和他们相反的方向走。


——————————tbc——————————


挖坑容易填坑难...刚开始要交代的东西太多了心好累(T▽T)


不过这一章总算放男主出来了233 再不出来院座就要手术刀招呼了...


然后提醒你萌千万不要小看我们六一的作用 既是电灯泡也是过河桥啊hhhφ(>ω<*) 


最后来猜猜看然然和院座谁先动心???(这个问题是不是有点蠢啊喂...




评论(1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