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栗子🌰

楼诚cp粉 东凯双担粉:)

【楼诚衍生 凌李】独家记忆01-02

01


一向活泼开朗的小李警官最近有点郁闷。

 

原因很简单,他被自己亲爹软禁在医院了。

 

都说伤疤是男人的徽章,这不,小李警官刚刚得到了从警以来第一枚。

 

本来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是在一起绑架事件中解救人质时被歹徒划了一刀,虽然左肩上的伤疤看起来狰狞又吓人,其实并没有伤到骨头和筋脉。

 

但李局长还是大手一挥给他准了两个月的伤假,李警官欲哭无泪,爸我没事儿真的没事儿死不了的。

 

李夫人泪眼婆娑地要求医生给李熏然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结果发现小警官除了喝酒导致有点轻微的脂肪肝外一切正常,李局长也不心疼了,叉着腰指着他的鼻子说,“以后下了班立马给我滚回家不许再出去喝酒!”

 

李警官瘪瘪嘴,您的重点还能放得再偏一点吗。

 

李夫人抱着宝贝儿子边抹眼泪边说,“你别凶他了!我们熏然多可怜啊...这么长的伤疤...疼不疼啊宝贝?”

 

李警官瞪着大眼睛摇摇头,“不疼...就是划拉了一下...看您这架势我好像死了似的...”

 

话还没说完后脑勺就挨了一下,李局长拧着眉毛训,“怎么说话呢!”

 

李夫人也含泪瞪他,“傻孩子不许这么说!”

 

李熏然看她好不容易止住哭,抱着李夫人的胳膊开始撒娇,“妈...我伤得真不重,能不能回家养着啊?我可想喝您炖的排骨汤了”

 

李夫人还没来得及说话,李局长就皱眉说,“不行!你给我老老实实在医院待着”

 

李夫人也跟着帮腔,“对呀,医院有医生妈放心,你想吃什么妈做好了给你送。”

 

李熏然噘嘴不说话,低垂着眼睛扮可怜。李夫人果然心软,一边伸手揉了揉李熏然的头发一边回头看李局长,试探地问,“要不...就让他回去住?我来照顾他。”

 

李局长头摇得像波浪鼓,“不行不行,坚决不行!”,“这次的绑架案还没结案,歹徒随时有可能打击报复”,“医院好歹有保安医生,就算他来了也不怕”,“而且刚才医生说熏然的伤口虽然不深但是面积大,容易感染...”

 

李夫人再次被说服,又扭头看李熏然,一边摸他的脸一边开口,语气里全是担心和心疼,“熏然...你就听你爸的吧...”

 

眼看着又要哭出来,李熏然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得得得,您别哭,我就住医院还不行吗!”

 

谈判失败,李警官开始了漫长的住院生活。

 

恰好铁哥们赵启平也在这家医院上班,李熏然想着起码有他来偶尔聊骚也挺好的,只可惜他真的低估了骨科医生的忙碌程度,别说聊骚了,赵医生平时走路都是小跑,除了他刚入院时匆匆忙忙来表达了一下慰问和关心,临走说一句有事发微信,就再也不见踪影。

 

李熏然看着赵医生潇洒离开时被风掀起了衣摆,再一次为自己沦为半个残疾人感到悲痛。

 

李夫人倒是每天都会来送饭,李熏然不让她多待,因为只要她在恨不得连厕所都替宝贝儿子上了,自己稍微说两句话就开始抹眼泪,小李警官一个头两个大。李夫人拗不过儿子,没法陪床就只能排骨汤鸽子汤鲫鱼汤各种汤换着给他喝,以至于李警官看到那泛着光的不锈钢饭盒头皮就发麻,他是真的很想念下了班撸串喝酒抽烟的生活。

 

现在他肚子里不仅一点油水都没有,嘴里也什么味都没有。别说打火机了,李局长连火柴都给他没收了,李警官在闲的长毛的时候,还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钻木取火的可能性,后来被自己否决了,哪有木头啊?

 

 

生活就像强奸,如果不能反抗的话就好好享受吧。

 

百爪挠心的第一周过后,李警官开始适应医院生活。

 

人嘛,总要给自己找点乐子,比如,李警官觉得护士站小姐姐的零食真的非常好吃。

 

而护士站的小姐姐们对这个大眼睛警官印象也很好,长腿鹿眼低音炮,人帅嘴甜会撒娇。

 

于是小警官没事就往护士站跑,不为别的,就为了花花绿绿的饼干和巧克力。




02


一天,小李警官像往常一样搜刮了一大堆零食之后准备回自己病房解决掉的时候,突然在公共休息区看到两个小不点,带着小黄帽穿着校服

 

李熏然不得不多看了两眼,不由得感叹现在的校服可比他们那时候好看多了,男孩儿穿着小皮鞋打着领结很绅士的样子,女孩儿穿着小裙子系着蝴蝶结也是一副淑女的样子

 

俩人正坐在公共区的长椅上下象棋,小李警官又暗暗想素质教育真的越来越到位了,两个小家伙才四五岁的样子,竟然就会下象棋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李警官便凑过去,“小朋友,你们在玩什么呢?”

 

两个小不点同时抬头,李熏然蹲下,尽量和他们平视

 

女孩儿眨巴着大眼睛看这个头发卷卷的长得很好看的哥哥,男孩儿的眼神里却满是戒备,但仍开口,“下象棋”

 

李熏然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强行尬聊,“你们叫什么名字啊?”

 

话一出口李熏然就后悔了,他突然想起来人贩子也是这样搭话来着,男孩儿的危机感明显加重,但还是冷静地说,“我叫儿童节。”

 

女孩茫然的看了看男孩儿,又看看这个好看的哥哥,迟疑地说,“那...那我叫国庆节”

 

李熏然一个没绷住笑了出来,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唐突了,于是假装没有看到男孩儿胸口校牌上明晃晃的“凌睿涵”三个字

 

他憋住笑,柔声对国庆节说,“小朋友,你再不走这一步,可就要输啦”

 

他指了指棋,又挑眉用眼神示意,女孩似懂非懂听他的话走了一步棋,果然赢了。

 

李警官夸张地瞪大眼睛为小女孩儿鼓掌,女孩儿也笑的眉眼弯弯,只有男孩儿脸上有点挂不住,小声嘟囔,“你搬救兵”

 

李熏然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拿出两块巧克力递给他们,“呐,友谊第一,比赛第二,都有奖品。”

 

女孩儿笑眯眯地接下塞进嘴里,“谢谢哥哥”

 

男孩儿迟疑着不敢要,李熏然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塞进了自己嘴里,冲他挑挑眉

 

男孩儿终究是接了下来,吃之前还不忘转转小脑袋看看周围

 

“你找什么呢?”

 

“我看看爸爸在不在”

 

“要给你爸吃吗?”李熏然被小男孩的孝顺感动了

 

“爸爸不让我吃别人的东西”,不按常理出牌的小家伙把整块巧克力迅速塞进自己嘴里

 

“哦...”李警官收起感动,没话找话,“你爸生病了吗?”

 

“爸爸在上班”,男孩儿边吃巧克力便含糊不清地说

 

原来小不点是医生家属啊。

 

俩小孩儿吃完了又眼巴巴盯着他,李熏然会意,把兜里的小饼干也贡献出来了,一人一块,女孩吃的很斯文,男孩儿却有点狼吞虎咽的样子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李熏然看着他那明显不合适的小黄帽,没忍住伸手给他摘了,果然,脑门上都是帽子勒出的红痕,“你这帽子买小了吧”

 

男孩儿吃完小饼干,一本正经地解释“学校统一发的,大家都一样。”

 

哦,那就是你脑袋大。李熏然看了看女孩戴着宽宽松松的帽子忍住没说出口。

 

男孩儿突然跳下长椅,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放在肚子上,微微欠身行了一个标准的绅士礼,然后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谢谢哥哥给我们分享的零食”

 

李熏然被吓了一跳,随即不由得在心里感叹现在的小孩教育的真好,“不客气”,“那交个朋友吧,我叫李熏然”

 

李熏然伸出手,小男孩儿也伸出手,表情却有点窘迫,可能是在纠结刚刚说自己叫儿童节,现在要不要打脸

 

李熏然看出小孩的犹豫,主动给台阶,“你叫凌睿涵?”

 

男孩儿睁大眼睛,李熏然指指他的校牌,男孩儿叹口气,低着头承认错误,“我不是故意撒谎的”,“爸爸说不能给陌生人说自己的名字”

 

小李警官摸摸他的大脑袋笑眯眯地说,“那现在我们不陌生了呀”

 

“嗯!你可以叫我凌六一”,男孩儿豁然开朗,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望着他

 

小女孩也跳下来,“卷卷哥哥,我叫韦妞妞”

 

李熏然和两人都握过手之后,算是建立了同盟关系。

 

 

他坐在长椅上看着认真吃威化的小孩儿问,“你为什么叫六一啊”

 

凌六一小朋友眯着眼吃得十分享受,“爸爸说因为我出生时六斤一两”

 

“盒盒盒,那你还挺轻的”

 

“都怪爸爸不给我吃零食!”男孩儿有点委屈的控诉

 

“他为什么不给你吃零食?”

 

“爸爸说吃零食长不高,还会肚子疼,要吃药打针做手术才能好”,男孩沮丧极了

 

李熏然突然有点同情他,这就是有个白衣天使的爹的坏处了,当医生的自然会挑剔一些,连带着孩子也遭殃。

 

李卷卷看着小孩低垂的睫毛,特别仗义地拍拍他的肩膀说,“以后你的零食我包了!”

——————————tbc——————————


对不起大家 之前的第一章我删啦(*・ω-q)  因为现在想换一种叙述方式 所以那些内容会在以后写出来的...


发现一个奇怪的问题我的文真的不能没有孩子啊(>ω・* )ノ小孩子太可爱了导致凌院长在下一章才能出现emmmm...


还有刚开始写心里超没底 你萌一定要多多评论啊(o´ω`o)ノ

评论(23)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