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栗子🌰

讲故事的人。

【楼诚衍生 谭赵】养父 26结局(监护人梗)ooc慎入

 第二十六章(完结章)

 



赵启平顺从地坐下,其实他也不是真的想和谭宗明闹,只是这宅子里人多嘴杂,他不愿意别人猜透他和谭总明的关系,尤其是在爷爷反对的情况下。

 

谭宗明也走近坐在床边,不自然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唔……启平,其实……”,他顿了顿,似乎在考虑怎么往下说,“其实爷爷并不是坚决的反对我们。”

 

赵启平抬头看他,他知道这句话还没有结束

 

“但是……他也不支持。”谭宗明深深的望着他

 

小孩儿抱着双腿把自己蜷在一起,盯着脚面发呆

 

直到谭宗明低沉如大提琴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启平,其实这些都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爱你就够了啊。”

 

他说着忍不住伸手握上小孩儿微凉的手,棱骨分明,一根根骨头似乎戳进了谭宗明心里,他这一生没什么怕的,唯独害怕委屈赵启平,因为这小孩儿已经融入了他的骨血。

 

赵启平终于抬头看他一眼,但眼角还是微微下垂,是他失落的表现。

 

这一眼看的谭宗明想把他揉碎了放在自己心里好好保护起来,只听小孩儿的声音闷闷的,“谭宗明,这几天我想了很多。”

 

“我不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

 

谭宗明一怔,小孩儿又接着说,“我似乎...太依赖你了。”

 

“虽说我们是恋人关系,但其实我们的身份...”

 

“一直都不平等。”

 

谭宗明不说话,只是握了握小孩儿的手

 

“谭宗明,爷爷说的没错,你更需要一个年龄相仿事业有成的女人。”

 

谭宗明猛地抬起头,他没想到爷爷会跟小孩儿说这些

 

“你太耀眼了,我...再怎么努力也很难赶上你的步伐。”

 

“你...”,谭宗明抿了抿嘴,喉咙发干,其实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不想再听小孩儿说下去了,明明自己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来爱他,却还是让他如此疲惫

 

“启平,你想说什么?”,谭宗明努力找回自己的声音,虽然微微颤抖却还是像平时一样温柔。

 

其实他心里很乱,一边怕听到那两个字,一边又不忍心让小孩儿过得这么辛苦。

 

赵启平把头深深埋在双腿之间,低低地说,“谭宗明,你怕什么呢”

 

“一直都是我在怕啊”

 

“就算我们不是恋人了,你还是我的监护人,我再怎么样也翻不出你的手掌心。”

 

“可我呢,如果有一天你厌倦我了,我...”

 

“我都不知道我还能是谁。”

 

赵启平说完抬头看着谭宗明,圆圆的鹿眼带着迷茫。

 

谭宗明忽然就想起了第一次见赵启平,小孩儿也是这样的眼神,脆弱又无助。

 

赵启平又将头埋下去,“可是没有办法”

 

“我已经离不开你了”

 

“爷爷说我以后还会有很多变数,可我觉得我不会再像爱你一样爱别人了。”

 

谭宗明本来听了前半句话心被悬在空中,可又听见后面小孩儿这么直白地说爱,他的心被巨大的狂喜覆上,大脑空白竟一时语塞,只能握紧小孩的手。

 

半晌,他轻轻把把小孩儿揽进怀里,“是我不好...”

 

“是我...没能保护好你,让你受了这么大委屈...”

 

“是我永远把你当小孩子,不够尊重你..”

 

“但是”谭宗明顿了顿,“启平,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公司,我一直都为你骄傲。”

 

“可能是我太爱你了,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亲亲小孩的发顶,“我们明天就回上海好不好?”

 

赵启平不说话,只是往他怀里拱了拱。

 

 

 

在回去的飞机上,谭宗明别着头看小孩熟睡的侧脸,认认真真的地反省了起了两人的关系。

 

之前他确实一直把赵启平当孩子看,不怪小孩说他们身份不平等,他确实从来没有把赵启平当男人,他甚至自私地用爱的名义给小孩打造了一个华丽的牢笼,把他牢牢锁在里面。

 

可骄傲如赵启平,怎么会允许自己一辈子躲在他的庇护之下。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微微发青的眼袋,帮他把毛毯又往上拉了拉,睡吧我的宝贝,醒来后不是我的小孩儿了,是我的赵先生。

 

对不起啊赵先生,我也是第一次这么爱一个人。

 

 

 

这一趟美国之行收获颇大,老爷子跟赵启平摊牌,赵启平跟谭宗明摊牌,谭宗明...谭宗明在心里骂了自己千百遍。

 

回来后赵启平便成为了一名真真正正的大学生,大一新生虽然课不多但活动很多,整天也忙忙碌碌的,有时候开会晚了甚至就在宿舍里睡下。

 

充实的生活导致两人的见面时间也大打折扣,时间一长矛盾倒也少了,仅有的约会都用来亲亲我我。

 

谭宗明除了努力赚钱养家之外也在努力适应赵启平的成长,学习尊重他,爱护他,学习做一名合格的恋人,而不是监护人。

 

 

 

深冬的天气已经非常寒冷。

 

赵启平匆匆忙忙走出教学楼,他刚刚结束这礼拜最后一门课,远远看见谭宗明便小跑着过去

 

后者看着他的样子撇了撇嘴,“啧啧啧你这两步跑得,我还以为我接小学生放学呢”

 

赵启平囧,捶他一拳,“嘴怎么这么欠呢,上车上车,我饿死了。”

 

车子平稳地滑出停车场。

 

“我们去吃什么?”赵启平侧头看谭宗明

 

那人却并不答话一副神秘的样子冲他挑眉,赵启平立刻警觉地反省今天是什么日子,年末...十二月下旬...再过三天才是圣诞节啊...诶...冬...冬至?

 

“咱们这是去吃饺子?”,小孩儿眨巴着圆鼓鼓的眼睛小心翼翼地问他

 

谭宗明摇摇头,他就知道这臭小子根本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罢了罢了,是自己瞎矫情,小孩儿一向不在乎这些形式主义。

 

一路故作神秘,等到了地方赵启平跳下车,映入眼帘的是一家有些年代的饺子馆,赵启平隐约觉得熟悉,小声嘟囔,“不就是来吃饺子嘛!”

 

谭宗明正在帮他整理大衣的帽子,听到这话在他头上敲一下,“进去再说!”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家店虽然门面看起来不怎么样,但里面的装修还是很有精致的,有着浓浓的复古风。

 

谭宗明径直带着他走进了包间,赵启平还没来得及纳闷为什么饺子馆也有包间了,便被里面的景象震惊了。

 

满满一墙的照片,有的是他小时候的,有的是他和谭宗明出去玩的合照,有的是连他自己都没见过的偷拍...

 

谭宗明看着他完全石化的表情,又笑成了一个馒头人,然后缓缓开口,“你说的没错,今天确实是冬至”

 

“但也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

 

赵启平张着嘴惊讶地望着他

 

“九年前我领你回家那天,正好是冬至”

 

“当时家里一团乱,你也跟着被折腾来折腾去”

 

“但你很懂事,一直不吵不闹地跟着我”

 

“好像那天我带你走的时候已经过了饭点,但我们都还没吃饭,我想着冬至怎么也得吃一顿饺子吧,就把你带进了这家饺子馆。”

 

“你当时小小的一团,但估计是饿久了,吃了很多饺子,咱俩吃了四五盘呢,我那时突然有点担心我能不能养得起你”,谭宗明说着自己也笑了

 

“但这家店几年前都倒闭了,老板也不在了,我托了很多关系才把这家店买下来的,尽量复原成以前的样子。”

 

“现在还没有开业,以后开业了这里还是一家饺子店,我放在你名下了,因为想给你个惊喜所以没有征求你的意见,你不会生气吧赵老板?”

 

赵启平尚在震惊中缓不过神,谭宗明便继续说,“今年算我们在一起的第一年,但其实每年的冬至我都会格外重视,因为潜意识里我觉得...”

 

他顿一顿,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说,“我觉得这是我重生的日子。”

 

“没有遇见你之前,我是个标准的富二代,被老爷子扔在美国吃喝玩乐不食人间烟火”

 

“但遇见你之后,我突然明白了责任和担当,还有...”

 

“爱”

 

“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爱上你的,但我..”

 

“想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给你。”

 

谭宗明终于伸手把泪流满面的小孩揽进怀里,亲亲他的发顶,故意逗他,“乖,别哭了”“你把我吓得稿子都忘了,今天全是临场发挥的...”

 

赵启平破涕为笑,把眼泪鼻涕全糊在他衣服上

 

半晌,闷闷地说,“那罚你回家给我默写一遍”

 

谭宗明亲他的眼角,“好啊,不过原稿只有三个字”

 

“我也爱你”

 


——————————end——————————


拉线的时候鼻子竟然酸酸的( Ĭ ^ Ĭ )


现在是2018.3.9.  从17.12.30开始动笔,总共三个多月终于写完了。

其实一开始写完全是头脑发热,根本没有铺垫好下文,所以出现很多bug和漏洞,希望大家多多包涵,而且也不是专业写手文笔也不够好,中间无数次想放弃想坑,但因为楼诚和你们终究是舍不得。

关于文章,其实总体还是甜的,没什么太大的冲突和矛盾,一开始就亮明了谭赵相爱的底牌。

关于人物,谭总我是尽量还原了,但由于人物关系小赵难免会ooc,向读者和小赵道歉。

关于以后,也许会有下,也许会掉落很多番外,但我会一直在。


不管怎么说,总算完结了,爱楼诚,爱你们。ヾ(●´∀`●)



目录点这里

评论(36)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