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栗子🌰

楼诚cp粉 东凯双担粉:)

【楼诚衍生 谭赵】养父 番外三下(监护人梗)ooc慎入

天哪一个番外我竟然写了这么久快点表扬我(>ω・* )ノ


hhh废话不多说大家看文愉快(〃'▽'〃)



番外三 圣诞节下



 

西红柿炒鸡蛋,干煸四季豆,红烧狮子头,冬瓜排骨汤。都是些家常菜赵启平却吃得津津有味。

 

也许是真饿了,他鼓动着腮帮子嚼饭的时候像极了小松鼠,谭宗明笑的看不见眼睛,“慢点吃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之前不知道,这次来了旧金山赵启平才知道谭宗明竟然也会做饭,味道还出奇的不错。

 

听到夸奖时谭宗明得意地晃晃他的大脑袋解释,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天天吃汉堡薯条,几乎要吃吐了,所以才不得不钻研起了做菜,勉勉强强养活自己。

 

赵启平沉默。他那时候在干嘛呢,也许还在因为口算书头疼,因为一个人睡觉难过...而谭宗明,已经开始学着在社会生存了。

 

骄傲如赵启平,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和谭宗明在身份上的巨大差距,虽然他一直都在努力做一个合格的爱人。

 

谭宗明怎么会看不出小孩的走神,他能理解这种几乎可以称为矫情的情绪,但他相信他的小孩儿总有一天会成长的非常出色的,他有耐心也有时间等待。

 

 

吃饱了之后的赵启平端着果盘乖巧地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无视了好几次谭宗明瞟过来的眼神。

 

后者暗示几次无果之后只能无奈笑笑,认命地系上围裙去洗碗,因此没看到他走后小孩得意的比了个“v”,其实电视里全是叽里呱啦的英语他也看不进去,但就是...不想动。

 

 

美国的圣诞节还是很有气氛的,谭宗明从小受此影响,也对这个纪念耶稣的节日格外重视,不过以前都是和同学朋友热热闹闹聚餐,今年不一样了,他要和爱人一起过。

 

生物钟的原因,谭宗明依旧起得很早,做好早餐才去叫他的小朋友起床。

 

以前谭宗明以为赵启平赖床是因为自己晚上折腾的狠了,因此看到小孩哼哼唧唧睡不醒的时候还总是满满的自责和心疼,后来他才发现赵启平赖床完全是因为懒,和晚上睡没睡好睡了多久没有半毛钱关系。

 

因此他叫人起床的方式也越来越简单粗暴,掀开被子就吻上小孩的唇,喘不过气了自然就会醒来。

 

虽然这种方法屡试不爽,但也存在一定风险,擦枪走火的事情不是不会发生。

 

不过谭总还是坚持把此方法发扬光大,开玩笑,枯燥无味的晨会怎么比得上香甜可口的小朋友呢。

 

因此,对于小赵同学的赖床行为,谭总只有四个字:再接再厉。

 

 

赵启平洗漱完及拉着拖鞋走到饭厅,谭宗明正边看晨间新闻边吃吐司,见他来了便招呼,“快来吃,一会都要凉了”

 

赵启平忽然就生出一种两人已经是老夫老妻的错觉。他不得不承认,虽然最开始不愿意来,但这几天他却扎扎实实的感到了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幸福感。

 

谭宗明订的是总统套房,厨房卧室游戏厅一应俱全,他们几乎没有出过门。白天谭宗明亲自下厨,吃饱了之后便腻腻歪歪窝在一起打游戏或者看电影,不过不管是哪一项,最后一定是以一场畅快淋漓的运动结束。

 

厨房,地毯,茶几,游戏厅...两人充分利用资源,争取地点不重样。

 

什么同学,班聚都见鬼去吧,赵启平的世界里只剩下了谭宗明,只有谭宗明。

 

小孩儿坐下喝了一大口牛奶,长出了一圈白色胡子,谭宗明笑着给他递纸

 

“今天想出门吗?”

 

“去哪?”

 

“保证你不后悔。”

 

 

赵启平当然不后悔。他穿上了最厚的羽绒服,戴着围巾和帽子,打算好好享受一次难忘的圣诞节。

 

但还没出门,两人就有一点不愉快,起因是谭宗明别别扭扭不愿意开商务,两人都到了楼下非要给司机打电话让他租一辆跑车来,赵启平一忍再忍,最终还是没冲谭宗明发火。

 

然而事实证明谭总并不是没事找事。

 

他开着跑车载着赵启平去了渔人码头,他们品尝crabhouse里的珍宝蟹,bistro sourdough factory的酸面包和蛤蜊奶油浓汤,辣味牛肉汤让他们喝出了额头的一层薄汗,然后再交换一个辛辣的吻。

 

在这里,他们可以毫无顾忌,拥有超过160年历史的老店bistrosourdough factory的店主是一位和蔼的大胡子老头,当他看到两个吻得如胶似漆的年轻人时竟然也吹了声口哨,脸上尽是戏谑,“cool!” 赵启平害羞地钻到谭宗明怀里,后者却丝毫没有被打断的尴尬,甚至挑眉回了一句,“thanks”

 

他们还去了位于旧金山西北角的一处海岸线landsend,在这里,他们可以在陆地的尽头俯瞰太平洋。海浪拍打着岩石,微腥的海风吹拂过脸庞,一望无际的海洋雄浑而苍茫,把城市的狭窄,生活的辛苦都抛到九霄云外,这一刻,天地间只剩下了他们。

 

他们开着跑车飞驰过金门大桥,赵启平这才真真切切的体会了一把速度与激情。虽然因为天气寒冷谭宗明并没有打开车顶,但这并不妨碍赵启平兴奋的想要尖叫,他终于能理解谭宗明为什么执着于开跑车了,作为奖励,他打算给谭宗明一个蜻蜓点水的吻,却被对方压在座位上亲到喘不过气。

 

两人的最后一站是双子峰。他们开车上了南峰,听谭宗明说这是旧金山的第二高点,高达922尺。等真正上去时整个旧金山已经被夜色笼罩了,在这里,他们不仅可以俯瞰整个旧金山市区,还可以西望太平洋,东望奥克兰,北看马林郡的塔马尔帕斯山。

 

这确确实实是观赏旧金山夜景的最佳地点,赵启平虽然满满的感动却还是耐不住严寒,两人冻得鼻尖泛红,谭宗明挫败极了,暗暗遗憾在这种环境下实在没法来一个法式长吻,两人甚至没来得及好好品味这城市的星光点点,就急吼吼开车下山。

 

 

赵启平原本以为这样的圣诞节已经足够精彩,却还是败给了老男人的惊喜连连。

 

当谭宗明从一个大纸箱子里抬出圣诞树的时候,赵启平觉得自己感动得简直要落泪了。

 

谭宗明将圣诞树放在客厅中央,把热泪盈眶的小孩拉进怀里,用低沉到性感的声音引诱他,“乖,别哭,树上给你挂了礼物。”

 

赵启平紧了紧胳膊,带着鼻音问

 

“谭宗明”

 

“嗯?”

 

“我有没有说过我很爱你?”

 

谭宗明发出低低的笑声,亲亲他的发顶

 

“我知道。”


——————————end——————————


太过分了他们俩怎么可以这么甜啊(#`皿´)


为什么不吵架啊这让我怎么发展后面的剧情(谭总&小赵:???)


突然想到按照惯例情人节是不是也应该发糖啊但是我今天都发了对不对所以情人节就emmmmm(❁´3`❁)(捂脸跑走...

评论(5)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