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栗子🌰

讲故事的人。

【楼诚衍生 谭赵】养父 番外三(监护人梗)ooc慎入

天哪这个点刚写完文我都要被自己感动了...废话不多说 番外三双手送上 


祝大家阅读愉快( • ̀ω•́ )✧


番外三 圣诞节上


旧金山的冬天很冷。

 

“这是什么鬼天气!”“你不是说这里四季如春吗?”赵启平边搓手哈气边皱眉向谭宗明抱怨。

 

后者低头挨训,他知道小孩儿怕冷,只能默默替他把衣领又往高拉了拉。

 

两人走出机场,司机早已在车旁边候着。一上车谭宗明就吩咐司机把暖气开足。

 

等车里慢慢暖和起来,赵启平的心情也逐渐明亮。

 

既来之则安之,他扒在窗户边饶有兴致地看飞驰而过的街景。

 

谭宗明发现小孩不再黑脸,也忍不住凑过去,伸手揉揉他的后脑勺,“不生气啦?”

 

赵启平回头瞥他一眼,“生气有用吗?不还是得被打包拎上飞机。”

 

谭宗明讪讪收回手,“我这不是想给你惊喜吗?”

 

他不说还好,一说这赵启平就来气,“你这是惊喜吗?”顿了顿又扭头嘀咕,“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不就是不想让我和同学出去过圣诞节吗”

 

谭宗明被戳穿也不尴尬,他也别过头小声说,“我就是不想让你和别人过。”

 

说完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扭过头假装专心看窗外。

 

赵启平知道现在和他吵一点用都没有,看着他那别别扭扭的样子就来气,不再理他转头专心欣赏窗外的景色。

 

司机强迫自己眼观鼻鼻观心,心无旁骛的开车,却还是察觉到了这微妙的气氛,他只能默默把空调温度又调高了一点,暗暗担心这俩少爷一会要真吵起来,他到底该帮谁。

 

 

其实谭宗明别扭有一阵子了。

 

赵启平开始也不知道原因,只发觉他在床上折腾自己的时候格外凶狠。

 

可自己明明按时回家,按时给早安吻,按时...暖床,他有什么不满意的?

 

但谭宗明不说,他也不会开口问。

 

直到有一天两人吃饭,他小心翼翼地告诉谭宗明自己圣诞节可能没法陪他过了,学校有活动,他得和同学在外面待两天。

 

其实他自己也觉得圣诞节不能陪谭宗明是挺过分的,毕竟这是俩人真真正正在一起后过的第一个圣诞节,但是同学都在约他,他还是班长,不好意思不去。

 

赵启平发誓他当时已经很狗腿了,不仅笑得谄媚,还补充了一句,“所以平安夜给你准备了额外福利。”说完不忘抛个媚眼。

 

但谭宗明只是抬头凉凉地看了他一眼,边搅动碗里的粥边漫不经心地说,“和你的小甜饼去吗?”

 

赵启平“啪”地将勺子扔进碗里,不敢相信地问,“谭宗明你翻我微信?!”

 

谭宗明也“啪”地将勺子扔进碗里,直视赵启平的眼睛,“你心虚什么?”

 

赵启平气的站起来,瞪圆了眼睛,椅子和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可远不及他说的话刺耳,“谭宗明你做人还有没有底线了?”

 

谭宗明听了这话气不打一处来,“我怎么没有底线?”“我起码不会给异性朋友存暧昧的备注!”

 

其实谭宗明憋着这口气好久了。

 

但他也不是故意翻赵启平手机的,有一天早上赵启平第一节没课,自己又急着去公司,走的时候担心他一个人睡过头,就拿他的手机帮他定了个闹钟,谁知道刚定好就瞟见他的锁屏上有几条未读的微信消息,发消息的人是 小甜饼

 

谭宗明虽然不懂小年轻玩的那一套,但心里还是清楚这个称呼是有些暧昧的,起码两人是关系非常亲密的朋友。他又想起来这臭小子给自己的备注是谭金主,这特么不就是说自己是提款机么。心里不知怎的就别扭上了。

 

其实谭宗明也知道自己这是有点小心眼了,可是对爱的人,别说备注了,连一个眼神都会斤斤计较不是吗?

 

 

后来那场吵架不欢而散。

 

最后还是谭宗明主动找赵启平道歉,解释了自己并不知道他手机的密码,所以没有故意翻他手机,只是帮他定闹钟的时候恰好看见了。

 

赵启平依旧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但当天晚上就发微信告诉谭宗明那只是一个同学,大名叫李天冰,因为个子矮长得很卡通再加上名字谐音,同学都叫她小甜饼,自己也就顺手存成了小甜饼,并且截图给谭宗明,强调现在的备注已经改成了连名带姓简直不能再正经的“李天冰”。

 

然而赵启平并没有解释为什么给谭宗明的备注是谭金主,因为他不知道谭宗明介意这件事。当然,赵启平也永远都不会知道。

 

误会解除。他的示好换来了谭宗明当晚就抱着枕头被子敲他的房门,一番亲亲抱抱之后赵启平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甚至天真的以为谭宗明已经默许自己和同学一起出去过圣诞。

 

谁知道23号下午谭宗明亲自接他下课,手一挥司机就把俩人送到了机场。

 

赵启平一脸懵。谭宗明笑眯眯亲亲他的额头,一脸神秘的说这是惊喜,等赵启平取了登机牌才明白自己被谭宗明算计了,他气不打一处来,可是在机场也不好跟谭宗明翻脸,只能全程黑脸宣布单方面冷战。

 

 

司机一路提心吊胆总算把俩人送到了酒店,谭宗明吩咐他把车给自己留下就行,其他的不用管,他暗暗打算要和赵启平好好过几天二人世界。

 

长途飞行使人疲惫,一进房间赵启平就趴在床上装死。谭宗明以为这是还没消气呢,他也不说话,安置好行李就过去给小孩儿把鞋和袜子脱了。

 

赵启平似乎是真累了,谭宗明靠近才发现小孩儿竟然在小声地打呼噜,他无奈笑笑,轻手轻脚把小孩儿放进被子里。

 

 

赵启平是在一片食物的香气中醒过来的。

 

他睁眼反应了一秒,才想起来自己已经被谭宗明打包带到了旧金山,心里又开始怄气。

 

他穿上拖鞋走出卧室,惊奇地发现谭宗明竟然系着围裙在做饭。

 

说起来他还真的没怎么尝过谭宗明的手艺,家里有管家和厨师,公寓里也专门找了阿姨做饭,再加上谭宗明平时也很忙,所以他亲自下厨的机会几乎为零。

 

赵启平忍不住停下脚步靠在拐角仔细观察。

 

在外面呼风唤雨的晟煊谭总,现在正穿着舒适的家居服低着头侧身切菜。

 

赵启平这才发现,谭宗明好像真的不再年轻了。笑起来眼角的细纹,两鬓零星的白发,被自己逼着去健身房却还是有些轻微发福的身材,这些都骗不了人。

 

看着他一板一眼,认真又专注的样子,赵启平心里突然一片柔软。

 

是啊,自己有多幸运,能得到这男人全部的爱和宠溺,温柔的,体贴的,甚至带着点霸道的。

 

想到这里,他慢慢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了谭宗明。

 

谭宗明被吓了一跳,看见是他又笑笑,偏着头亲了一下他发顶,手上的动作却不停,“饿了吧?”“再等一下,这个菜一炒就好了。”

 

赵启平觉得自己没出息透了,竟然被这点事就感动的想要掉眼泪,他抱着谭宗明闷闷地问,“你还给谁做过饭?”

 

正在切菜的人笑出了一脸褶子,放下手里的东西转身把小孩儿抱在怀里,“只给你做。”

 

又亲亲他的眼角,“以后也只给你做。”

 

小孩儿不说话,只是往他怀里钻。

 

他察觉出不对劲,拍了拍小孩的背轻声问,“启平,怎么了?”

 

“谭宗明,你要一辈子都对我好。”

 

谭宗明了然,紧了紧手臂,用低沉又有磁性的声音说,“我当然会一辈子都对你好。”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电磁炉上的汤还在咕嘟咕嘟冒气,窗外星光点点,窗内,情意绵绵。


——————————end——————————


就先这样吧...其实我原本是想写他俩在美国开开心心过圣诞的...谁知道写成了这个鬼样子...哎我回头再把过圣诞的部分补上吧...大家晚安啦(。・ω・。)

评论(13)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