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栗子🌰

楼诚cp粉 东凯双担粉:)

【楼诚衍生 谭赵】养父22(监护人梗)ooc慎入

意外不意外惊喜不惊喜我竟然这个点更文啦ヾ(◍°∇°◍)ノ゙


粗长的一章放心食用吧φ(>ω<*)




第二十二章



谭宗明本来睡得迷迷糊糊,听到这委屈的声音瞬间清醒。

 

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声音里满满是担心“启平?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寂静的走廊将谭宗明关切的声音无限放大,赵启平倒有点不好意思了,他又吸了吸鼻子,“唔…没事…”“就是…有点想你…”

 

谭宗明松了一口气,这才感觉到因为刚才起的太猛出现了短暂的眩晕,他用手揉了揉太阳穴,起身朝窗台走去,“怎么样?军训好玩吗?”

 

赵启平沉默了,他不想让谭宗明觉得自己这点苦都吃不了,但又确确实实觉得没意思透了。

 

他不说话,谭宗明便明白了,他顿了顿轻声说“这个暑假你都没有去看爷爷,他前几天还让我带你回去一趟来着。”

 

赵启平还没反应过来突然提爷爷干什么,他又自顾自的往下说,“我想着你开学后也没时间了,要不然就这几天回去一趟吧?”

 

他说的自然又温柔,像平常每一次征求自己意见那样,赵启平怎么会不知道这是在给自己台阶下,他心里满满是感动,却又暗暗懊悔自己的娇气。

 

“嗯?好不好?”谭宗明低低的声音通过电波传到赵启平耳边

 

赵启平只觉得自己喉咙发涩,“我…”

 

谭宗明安静的听他说话

 

“谭宗明…我好想你…”

 

小孩儿黏腻的声音传来,答非所问,谭宗明却都懂。

 

他轻轻的笑出声,“那等天一亮我去接你好不好?”

 

赵启平觉得真该出台法律禁止这男人用气声说话,这声音苏的他腿软,他只能没出息的说“嗯…那我等你。”又补充“你早一点来好不好?”

 

“好。”

 

谭宗明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三点四十一,小孩的军训基地在南郊,佘山别墅恰好又在北边,他估算了下时间找出蓝牙耳机带好就开始窸窸窣窣穿衣服

 

“其他人也没睡觉吗?”

 

赵启平蹲在走廊角落,把自己整个人都窝在墙角里,“睡了…我在走廊呢…”

 

“想我想的睡不着?”

 

赵启平害羞“才没有…”顿了顿又说,“被热醒了…”

 

“女同学漂亮吗?”

 

“一般吧,就那样…”

 

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聊着,谭宗明不问他军训有多苦多累,倒是后来赵启平自己主动跟他抱怨,

 

“每次吃饭前都要背锄禾日当午,幼稚死了”

 

“吃饭都要靠抢,而且还吃不饱”

 

“晚上也睡不好,会被热醒好几次”

 

“最不能忍的就是洗澡了,连个隔栏都没有,一大帮人在一个澡堂里,我都被看光了。”

 

都是些小事可谭宗明听得无比认真,他安静地听小孩儿跟他抱怨,偶尔也会附和两句。

 

他不觉得这是因为赵启平娇气吃不了苦,反而有点心疼,他的小孩天生就不应该吃这种苦。

 

谭宗明到的时候已经五点半了,因为提前跟院领导沟通过,所以进门的时候门卫并没有拦他,他将车停在赵启平宿舍楼下,看到小孩儿背着一个包慢慢走出来。

 

瘦了也黑了,谭宗明赶紧走上去接下包,小孩儿有点不好意思,躲闪着不看他的眼睛。

 

他将小孩揽进怀里,宠溺的揉了揉头发,“你先上车,我去见一下辅导员。”

 

赵启平乖巧的点了点头。

 

待谭宗明找辅导员说完学分的事回到车上,赵启平已经快要睡着了。

 

谭宗明帮他调低座椅,轻手轻脚地发动车子驶出基地。

 

 

也许是累久了,赵启平这一觉睡得踏实又安稳。

 

直到脸上传来密密麻麻的酥痒,他才悠悠转醒。

 

一睁眼就是一张放大的俊脸,他伸手推了推,谭宗明便停下了吻,轻抵着他的额头,“瘦了。”

 

又是气声,赵启平听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看了看周围,发现已经到了自家停车场,便伸手环住谭宗明的脖子,也在他脸颊上亲一口。

 

仿佛是得到了默许,谭宗明毫不犹豫印上那片薄唇,撬开唇瓣,勾住小孩的舌头极尽缠绵,用结结实实的吻来表达思念。

 

直到赵启平的舌根被吮的发麻,谭宗明才放开他,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回家好好睡。”

 

 

赵启平在自己的床上一觉睡到了下午,起来后找了一圈谭宗明都没找到,管家说先生上班还没回来,说是下午饭不用管他。

 

赵启平撇撇嘴,心想俩人都多久没见面了还不回来陪自己吃饭,不知怎么的就别扭上了,随便扒拉两口饭就回了房间生闷气,暗暗想晚上谭宗明回来怎么折腾他,没想到还没计划好就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深夜,巨大的敲门声响起时赵启平正蒙着被子睡得昏天黑地,他烦躁的掀开被子赤着脚开门。

 

脏话还没骂出口就被人封了唇,浓重的酒气涌进鼻腔,他被巨大的力量逼退了好几步,勉强推开身上的人。

 

谭宗明毫无章法的吻实在让他有点受不住,他两只手扶着谭宗明皱眉问,“你怎么喝这么多酒?”

 

谭宗明确实是喝多了,晚上有应酬,一下没守住就被人连着灌了好几轮,回来的时候司机要送他回房间,他摆摆手让人回去了,心里美滋滋的想今天小心肝回来了,他也是喝醉之后有爱人服侍的人了,上了楼才发现这臭小子竟然已经关灯睡觉了,于是他把门敲得震天响。

 

谭宗明整个人晃晃悠悠没骨头似的往赵启平身上靠,他眼角泛红,深邃的眼睛带笑,领带不知道去哪了,领口开了几颗扣子,能看见若隐若现的锁骨。

 

赵启平咽了咽口水,他几乎没见过谭宗明这幅样子,竟然莫名觉得有些性感

 

“想我没?”,醉鬼捏住赵启平的下巴朝他吹气

 

赵启平被酒气呛得皱了皱眉,不想回答,认命的扶他往浴室走。

 

谭宗明将近一米九的人,把重量都交给赵启平他还真有点吃不住,一路跌跌撞撞总算到了浴室

 

气还没喘匀就被醉鬼猛地压到门上,赵启平的后脑勺撞得“嘭”一声,他气的瞪圆眼睛“你干什么?!”

 

眼前的人却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一边用手垫到他后脑勺上,一边用额头抵着他的额头,轻轻用气声说“干你啊”

 

——————————tbc——————————

开车这种事果然是越开越熟练啊...我必须要好好面壁思过一下为森么满脑子都是不可描述(;′⌒`) (一定是因为喝醉的软皓皓太诱人???


唉卡文的时候只能飙车了(诶???...


评论(25)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