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栗子🌰

楼诚cp粉 东凯双担粉:)

【楼诚衍生 谭赵】养父21(监护人梗)ooc慎入

恭喜小赵同学上大学啦φ(>ω<*)  


甜甜的一章 大家放心食用(〃'▽'〃)



第二十一章


两人胡闹一整晚,果不其然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

 

赵启平有轻微起床气,坐到饭桌前还黑着一张脸,这种时候往往没人敢惹他。

 

他捂着腰别别扭扭小口喝粥,当谭宗明第三次偷偷打量他的时候,小赵同学“啪”地一声将勺子扔进碗里,瞪着眼睛问,“你想说什么?”

 

谭宗明吓了一跳,连忙摆手赔笑道,“没事没事,嘿嘿,先吃饭先吃饭”

 

小赵同学不说话,崩着嘴角瞪着圆滚滚的眼睛盯着他

 

谭宗明投降,“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那什么…昨晚不是没说完吗…你的志愿…”

 

小赵同学抱胳膊冷笑,“呵…你还知道是我的志愿…”

 

谭宗明心里把自己骂了成千上万次,让你嘴贱!这种时候还敢提志愿的事!这不给他递枪呢么!但表面还是十分狗腿的笑,“哎呀…我那不是气话么…”“要不咱俩一会好好合计合计,给你选个满意的学校?”

 

“我只有一个要求,学医。”

 

小赵同学说完后看也不看他转身就走,谭宗明在后面喊,“哎,不吃饭了?”

 

“我睡觉去!”

 

谭宗明看他奇怪的走姿又心疼又得意,正偷笑着呢,小赵同学却在楼梯口突然转身,恶狠狠的说“谭宗明你以后再这样折腾我我就不跟你好了!”

 

谭宗明没忍住笑出了声,褶子里都洋溢着幸福。

 

 

后来赵启平还是去了谭宗明原先给他报的学校,因为上海医学类最好的就是x大。

 

谭宗明知道消息后有点犹豫的问他,“那还报吗?”

 

他没什么表情的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想老子当然知道,不借着这茬闹一下你怎么知道老子心里窝火呢。然而,这些话可不能让谭宗明知道。

 

报了志愿后时间过得更快,谭宗明也不再对两人的关系讳莫如深。

 

甚至有一次还被安迪撞见赵启平光着上半身跨坐在他怀里,安迪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谭总淡定,把赵启平往自己怀里按了按,“文件放下你出去。”

 

从此,安迪的办公室也被隔离在总裁办公室之外。毕竟谭总说了,众妃平等。

 

“那安迪小姐原来的办公室用来干什么?”秘书小姐负责任的问

 

“改成启平的书房吧。”谭总笑眯眯回答,这样他以后写作业也可以陪我了。

 

当他把原话转告给赵启平求表扬的时候,后者翻了一个天大的白眼,“切,你上大学还写作业呢?”

 

谭总把人按在怀里亲了个够,对迷迷糊糊的小孩儿用气声诱惑,“当然要写,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可能是赵启平被他亲懵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他没忍住又亲上去,撬开小孩的嘴巴模模糊糊说道,“不写作业也行…咱们可以试试书房play…”

 

 

谭宗明觉得自己算是栽了,他抛开杂念和赵启平在一起的时间越长,越觉得自己真的离不开小孩儿了,恨不得上厕所都把他系在腰上。

 

小赵同学就像陈年的老酒,越品越有味道。谭宗明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也被自己恶心到了,快四十的人了竟然像一个毛头小子一样,谭宗明多少年都没有过这样的感受了,他只恨不得两人能一辈子这样过下去。

 

然而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老酒同学要提前开学军训。

 

 

谭宗明知道消息后郁闷的不行,他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赵启平收拾行李,“你真的要和他们一起去军训吗?”

 

小赵同学头也不回地收拾衣服,“当然要去啊”,他回头冲谭宗明笑,“这是学校的集体活动,有学分的。”

 

“你想要多少学分我给你加”,谭总仗着自己脸皮厚

 

小赵同学咯咯咯笑,知道某人这是舍不得自己走,他放下手里的衣服朝谭宗明腿上坐,双手捧着他的脸,“哎呀不是说好了我大学回来住,但是军训和大家一起住吗?”

 

谭总十分委屈,“我当时哪里知道你们军训一个月!”

 

赵启平凑上去亲亲他的嘴,“哪有一个月,21天而已”

 

“那你必须把手机带上,咱俩天天视频”

 

“视频可能不行,人家不准带手机的,”

 

谭总瞪眼睛“我还不准你去呢!”

 

赵启平笑的不见眼睛“行行行,我有空了就找你。”

 

谭宗明一把抱住怀里的人儿,他知道自己这是幼稚了。可是一想到赵启平要在满是青春期少男少女无处安放的荷尔蒙里待21天,心里就不舒服,他叹一口气把赵启平搂得更紧了。

 

 

报道那天他亲自把赵启平送到了宿舍,除了被子枕头也没拿什么东西,因为本来也没打算让小孩儿在这住,公寓早都租好了,离学校差不多十分钟的路程。

 

他看着小孩和舍友在一起聊的热火朝天,心里也悄悄松了一口气。

 

其实之前还挺担心小孩儿和舍友玩不到一块,毕竟这些年小孩儿一直在自己身边,别说受委屈了,连重话都舍不得说,小孩儿脾气有多臭别人不知道谭宗明心里可是有数的,所以他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中午两人在学校附近的餐馆简单吃了顿饭就,下午学校统一租车把新生送到军训基地,谭宗明看着站在人群中高高瘦瘦的少年,头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儿行千里母担忧”

 

 

九月份的上海还有点闷热。

 

一大帮刚踏进大学校门的青瓜蛋子最开始对军训还充满了新鲜感,可没过几天,新鲜感就被枯燥的训练和疲惫的身体消磨的干干净净,叫苦的叫苦,装病的装病。

 

可大学的军训不是闹着玩,教官也不是吃素的,学校下了硬规定,病号连可以不训练,但也必须在训练场坐着。

 

这下病号连没人想去了,训练时教官起码知道找个阴凉地方,病号连可必须在大太阳地下坐一天,晒不死也能脱层皮,

 

在一片怨声载道中,赵启平也有点烦躁,他之前答应了有空就找谭宗明,可是哪有空啊,训练完回宿舍都九点多了,他还要洗衣服整理内务,一般躺在床上都是倒头就睡。

 

睡也睡不好,半夜会被热醒好几回,可早上六点还要准时起来晨跑。他都多久没睡一个好觉了。

 

谭宗明似乎也知道他忙,并没有缠着他视频什么的,只是发微信叮嘱他多喝水多休息。

 

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赵启平越发觉得自己想谭宗明想的不行。

 

不知道第几次被热醒,赵启平迷迷糊糊看表,凌晨三点多。

 

一直养尊处优的小少爷突然有点委屈,他穿上拖鞋拿着手机到走廊尽头。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声音都是还未清醒的沙哑,“喂?”

 

连日来的压抑和思念终究是被这熟悉的声音引爆,赵启平鼻尖发酸,他吸了吸鼻子小声说,“谭宗明,我想你了。”

——————————tbc——————————


不出意外的话这文也快完结了ヾ(o・ω・)ノ不过没关系 应该会不定时更谭赵日常的…还有 粉丝快要破300了…你萌想看什么呢(`・ω・´)


其实最近虽然没有写文但是一直在思考 我心中的谭赵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我始终相信每一个人物都是有灵魂的 楼诚也好 衍生也罢 他们一定在世界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存在着 所以每次想到这里就觉得动力满满 

之前就说过不敢写楼诚 勉勉强强写出来的谭赵现在回头看也总是觉得不满意 还是因为自己文笔不够 写出来的东西难免会辱没他们 所以 谢谢看文的你们 

楼诚永远是心里的白月光啊(ノ´▽`)ノ

评论(28)

热度(125)